May 20,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精彩评论】柔佛州选后 . 国阵东山再起 希盟一蹶不振 ?

1 min read

作者:谢诗坚

佛州选尘埃落定,除了国阵/巫统东山再起外,也“创造”了多个前所未有的纪录。

其一,巫统在上一届(2018年)的大选只赢得14席(参选37席),首次失去执政权,成绩乏善可乘。后来因为“喜来登政变”(2020年),加入土团党的11席支持及伊斯兰党1席的助阵,才形成28席勉强执政的局面。

本届州选,巫统同样派出37名候选人。这回全面翻盘,赢得33席,已超过半数得以执政(总数56席)。如今再加上马华公会4席及国大党3席,国阵一共赢得40席,超过2/3席的优势,重振昔日雄风。

虽然在这次的选举中,马哈迪及林吉祥集中火力猛烈攻击纳吉和阿末扎希涉及贪腐案件,也不要让他们卷土重来。尽管林吉祥也扬言,若多一周的时间,投票结果会有所不同(指选民会重视1MDB案件带来的坏影响)。但在外界看来,不论是延长多一个月或不延长投票,结果还是没甚差别的。选民不会改变他们的投票倾向,因为一马公司(1MDB)的案件在本次州选中对选民的影响并不大,选民也没有在市面上激起反纳吉浪潮。

对此,身为巫统主席的阿末扎希在祝捷会上不忘感谢“竞选经理”兼国阵顾问主席纳吉的东奔西跑,为国阵候选人拉票。他说,纳吉虽然经历各种考验,也承受被全国人憎恨。但纳吉具有非凡的韧性。

如果我们不善忘的话,在2018年大选时,马哈迪就是以此对纳吉展开无情的攻击,在某个程度上让人觉得不妨换换政府。终于在不利局面下,国阵倒台,纳吉倒台,结束了一个甲子的“天下无敌的神话故事”(巫统是永远的执政党)。

“旧王朝”复辟

今天在纳吉的回归下,他也懂得轻重,不在祝捷会上抢风头,而是站在后边被阿末扎希拉到中间。一位曾经是堂堂的一国首相,竟谦虚得让人看不见,反而是时任首相依斯迈沙比里被挤到一旁。如果纳吉在接下来的日子有更大的角色可以扮演,且促成全国第15届大选提早来临,那么纳吉的回朝不再是神话,而是“旧王朝”的复辟了。

我们不要忘记,除纳吉和阿末扎希外,巫统还有其他接班的人才。例如现任国防部长希山慕丁,也是一位首相候选人。他不但是巫统创办人拿督翁的孙子;第三任首相胡先翁的长子,同时也是纳吉的表弟。

在2016年时,纳吉曾安排其表弟希山慕丁(当时也是国防部长兼任特别任务部长)负责沙巴的安保任务的双重身份,似乎想为希山的接位铺路。不过此项安排在后来不了了之。如今情势又回到2016年,让人有了遐想。

其二,随著巫统终结了土团党的政治“威胁”后,在“喜来登政变”崛起的土团党已不再意气风发了;尤其是在马六甲州选后,更是处于被动状态。而意想不到的是,土团党在此次柔佛州选上演的是一场摔得很痛的“滑铁卢”(参选34席,只赢3席),未来的政途已被蒙上阴影。

与土团党结合的伊党及民政党,在国盟旗帜下也是暗淡无光,前者参选14席只1人中选;后者参选8席全数败落。

土团党在今天不但已无可能取代巫统(马哈迪在2018年重任首相后,发出豪言要以土团党取代巫统,且扬言要吸纳更多巫统议员过档),而且伤痕累累,已经无法形成一股新的马来政治力量。

抑有进者,在柔选后,在巫统看来,土团党是个政治包袱,在马来政治圈内没有合作的必要。

另一方面,若是巫统当权派向依斯迈“逼宫”太紧,强行提早大选就会逼使前者出招而另组团队。目前排队等著与依斯迈首相结盟的除了有土团党外,还有斗士党、伊斯兰党,甚至不排除诚信党乃至公正党的马来议员。这样一来,又会再出现一个新阵线与国阵/巫统对垒。

其三,也是由巫统分裂出来的斗士党是马哈迪及其儿子慕克里兹所创。他们是脱离土团党后另建的新党。无奈此次的州选斗士党几乎扑地不起,42名候选人都失去按柜金,简直是赔了夫人又折兵。

斗士党如何来一个“起死回生”?很少人会看好。事实上,马哈迪一生斗争了六十载(从1964年参政算起),有24载是头戴光环的首相。他的人生已是无憾。因此我们无法乐观展望在马哈迪领导下的斗士党的前途会柳暗花明。

与此同时,新出现的大马民主联合阵线(MUDA)、全民党、来自沙巴的民兴党中,只有MUDA胜了1席,作用不大。这些小党;特别是来自沙巴的民兴党,该好好的反省了。沙菲益应该吸取1995年沙巴团结党(拜林的党)西渡槟城大选的教训。没想到当年团结党的全军覆没竟没有给沙菲益上了一课。政局发展到如今,也反映出在今后不论政党东渡或西渡,都是浪费资源和时间,没有看头,也找不到长治久安之道。

安华翻身不易

其四,最令人扼腕的是已有超过24年党龄的公正党,在安华的苦心经营下,却从2020年开始,因马哈迪的失误而失去中央政权。这辛苦拼来的政权如同“水中镜花”,在一夜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也许希盟失权不是安华的错,而错在马哈迪。但在失权之后,公正党先后在沙巴和砂拉越竞选失利,且要命的是在马六甲州选中又一无所获。如今在柔佛派出20人,只得1人中选。诚信党派出16人角逐(上届是9人中选),也只1人中选,让人跌破眼镜。

本来公正党在南马的势力就不强,如今一而再,再而三的虎落平阳,这对雄心勃勃要取代巫统的公正党而言,已是陷入画饼充饥的幻梦。

安华从一个坐亚望冠的人物沦落到今天的“一无所有”,看来他的下半生要翻身已著实不容易。公正党也不再是他的护身符了;反过来,他也不再是公正党的守护神了。公正党已徘徊在十字路口。

其五,与公正党命运绑在一起的行动党,虽然保住10席,输了4席,但在没有进展下,行动党算是退了一大步,与其重新执政的目标又拉远一步。

虽然行动党内有人主张单飞,只结伴不结盟,这不但不实际,也是自讲自爽。在马来西亚这个多元社会里,政党没有合作又如何单独执政(连巫统也做不到)?还有,近一两年行动党与公正党的关系有了隙缝。就不知在未来的日子里,能否重新整合或有新的组合出现?

从“民联”(人民联盟)(2008-2012)到“希盟”(希望联盟)(2016-2020),再到什么的组合,我们都只能划上问号?因为希盟迷路了,不知路在何方?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