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5,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遭裁决“大马须赔苏禄苏丹后裔626亿”.案件涉两世纪争议8大疑问

1 min read

在经过一番上诉后,西班牙仲裁庭于3月1日突然裁决大马政府必须赔偿苏禄苏丹的后裔巨额的129亿2000万美元,折合约625亿9000万令吉后,国人对这次判决使得出现一片哗然。

根据报道,尽管大马政府当时没有出席审讯,强调不承认这次的仲裁诉讼,但西班牙仲裁庭依然作出上述裁决,

报道指出,西班牙仲裁庭主张,根据1878年协议从来就不是商业协议,因此不能够送交仲裁处理。

随后,大马政府也质疑索偿人身份,声称他们的苏禄苏丹后裔身份均未经证实,因此政府表明,不会承认西班牙仲裁员斯丹的裁决,但同时也准备挑战这次裁定。

根据媒体报道,这个横跨近两个世纪的争议,当中涉及以下8大疑问:

第一,为何大马须要给苏禄苏丹后裔付钱?

根据历史,苏禄苏丹贾迈阿兰在世时通过签订1878年协议,把当时称为“北婆罗洲”的沙巴割让给 Dent &Overbeck 公司。

据了解,这项协议是贾迈阿兰跟德国冒险家巴隆(Baron Von Overbeck)所签署,而当时巴隆是北婆罗洲的马哈拉惹,也与Dent & Overbeck 公司有关系。

此外,协议的另外一个签署人是英国商人阿佛烈登(Alfred Dent),他和弟弟艾德华登(Edward Dent)是这合资企业的金主。

根据协议, Dent & Overbeck公司买下北婆罗洲,以便开采当地的矿产资源。

作为回报,Dent &Overbeck 公司则必须每年向苏禄苏丹支付1000美元的割让金。

随后,到了1963年,沙巴跟砂拉越和马来亚半岛共组马来西亚后,大马政府继承上述协议的条件。

一直至2013年之前,大马每年都通过菲律宾政府,支付苏禄苏丹的后裔5300令吉。

第二,为何大马政府停止付钱?

在2013年2月爆发的拿笃事件,当时苏禄武装分子入侵沙巴拿笃和仙本那,但政府在跟他们谈判3个星期不果后,于同年3月发动主权行动,武力驱赶这些入侵者。

这次武装冲突导致大马8名警员和2名军人殉职,而苏禄武装分子则有68人死亡。

而拿笃事件爆发后,大马政府便停止向苏禄王室后裔支付5300令吉年金,而对方于2019年7月入禀西班牙法庭,指控大马政府未履行义务,违反1878年协议,因而要求仲裁。

根据前总检察长汤米汤姆斯在其回忆录《我的故事:旷野中的正义》(My Story: Justice in the Wilderness)他也不同意大马政府这种做法,认为没有证据足以显示,入侵的苏禄武装分子跟苏禄苏丹国有关。

他也提醒,大马政府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下鲁莽停止付款,未来或需付出高昂代价。

第三,为何仲裁赔偿跟年金差七万八千里?

根据汤米汤姆斯的回忆录,苏禄苏丹后裔的律师重新诠释1878年协议,主张沙巴当年只是被租赁出去,而非割让。

随后,汤姆汤姆斯表示,一旦调整诠释,则苏禄苏丹后裔可以要求从沙巴1970年代后油气开采所得中分一杯羹。

“根据索赔人,他们应该获得‘比原本年金多300万倍’的金额,或等同比例的一次性付款,以换取他们终止协议,放弃沙巴的主权。”

第四,为何案件跑到西班牙去?

根据汤米汤姆斯回忆录,苏禄苏丹后裔原本寻求英国政府协助,以委任仲裁员处理这次争议,但英国政府拒绝。

之后,苏禄苏丹后裔转而向西班牙法庭。

“根据1878年协议,任何的争议‘应提交给英国女王陛下在婆罗洲的总领事’,但在马来西亚组成之后,这个单位也不存在了。”

“与西班牙唯一的可能关联是,西班牙在1878年至1885年期间,在婆罗洲握有少数权利,而它们在1885年之后转移给英国。”

“由于1878年和1903年的文件都没有仲裁协议,所以苏禄索赔人向西班牙法庭提出申请,而法庭委任一名西班牙仲裁员来检视这宗发生在菲律宾公民和大马政府之间,攸关在马土地的协议和马币付款的纠纷。”

第五,如果大马拒绝掏腰包赔钱,后果又会怎样?

事实上,按照理论苏禄苏丹后裔可以援引《纽约公约》来执行裁决,毕竟西班牙和大马都是这个公约的签署国。

因此,如果大马拒绝支付625亿9000万令吉的赔偿,则苏禄苏丹后裔有权通过公约,强制没收大马在167个《纽约公约》签署国的资产,以履行裁决。

第六,马来西亚政府目前如何回应?

根据报道,西班牙法庭的仲裁结果出炉后,大马政府设法透过本地司法途径,阻止8名所谓的苏禄苏丹后裔裁决下一步行动。

沙巴高庭于2020年端出有利于大马政府的裁决,认定东南亚国家与苏禄苏丹后裔之间没有具约束力的协议,可以强迫任何一方接受仲裁。

沙巴高庭也发出庭令,阻止苏禄苏丹后裔到西班牙提出仲裁。

根据汤米汤姆斯的回忆录,希盟政府是在2020年仍掌权时的最后几天,向西班牙法庭提交沙巴法庭的庭令。

第七,大马政府拒绝赔偿理由是什么?

大马总检察署在仲裁结果出炉后的翌日,即3月2日发文告表明不承认这次仲裁结果,主张这次裁决侵犯大马的主权豁免权。

马来西亚政府也质疑仲裁员斯丹帕的地位,所以他的裁决无效。

“马来西亚政府会继续采取所有必要的行动,包括法律行动来终止这些索赔诉讼,以时刻保障大马的利益、主权豁免权以及主权。”

第八既然由西班牙法庭仲裁,为何却在巴黎审讯?为何大马政府没有出席审讯?

根据外交部和总检察署,本案最初在西班牙马德里审理。

然而,较后当地高庭基于大马政府未获妥当通知,因而撤销斯丹帕的任命。

据了解,苏禄苏丹后裔之后把案件转到法国巴黎,而斯丹帕在当地审讯和下判。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