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8,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政府砍拨款,银牌运动员卖保险赚外快看病维生

自从国家体育理事会向民众宣布不再续约144名国家运动员之后,便引起不小争议。

网民和朝野领袖纷纷炮轰政府为了省钱,不砍臃肿内阁,反而牺牲运动员的生涯。

如今,更多运动员一字一句说出他们这一路走来的心酸,认为政府不珍惜人才,仿佛他们就是用完就丢弃的物品。

国家柔道队选手张伟富揭露出很多令人无法想象的事情,让人不禁感叹,原来政府一直以来都在亏待运动员。

张伟富曾在五年前的吉隆坡东运会上为马来西亚摘下银牌。

离金牌只有一步之遥,政府不但没有投入更多资金培训国家柔道队,反而给他们更差的待遇。

这么近那么远,离金牌只有一步之遥,张伟富在比赛结束后,黯然坐在赛场边,满是失落。

“输了这场比赛后,国家柔道队再难争取训练经费。”

“我与队友往后拿不到政府的援助,连训练场地都成问题。“

更令人痛心的是,就算他在训练时拉伤肌肉,也无法像其他运动项目的国手一样获得理疗师的治疗与按摩,只能冰敷自救。

赢得银牌,政府却将其成绩视为输了比赛停了所有资助。

张伟富却依然想重新站上国际比赛的舞台,继续为国争光。

张伟富并没放弃梦想,仍然刻苦训练,但没有了津贴,他被迫依赖自己的储蓄,并自行找赞助,才能继续培训。

在这种训练生活下,张伟富在隔届的2019年东运会再次落败,不仅摘金梦碎,甚至进不了半决赛。

网民不禁感叹,一个有潜力的银牌选手,给不惜人才的政府折腾到如此,令人非常心疼。

张伟富表示,他如今正在备战今年5月的越南东运会,他一边训练备赛,一边卖保险,同时还得兼任柔道教练来维生。

“运动员花很长时间在练习,一天早晚加起来要5个小时,中间的间隔则需要休息让身体恢复。”

“像我这样很难全职练柔道,我有时间就训练,(毕竟)我现在也开始做工了……说老实话,我知道我不能全心投入,我也是有热情,但没有以前那么强烈,因为没有钱去‘烧’(指维持热情)。”

“一直以来,国家柔道队都不受关注与栽培,属于冷门竞技运动项目,也不曾与国家体育理事会签署长期的培训计划。”

虽然他是代表国家出赛的“国手”,但不获体理会签约则意味着他的地位与资源不同于其他国手。

“我们没有每月津贴、没有经费出国受训,连受伤时也无法向国家队理疗师求助,只能拿冰袋减缓疼痛感。“

“长时间来说很难维持。受伤了也无法找治疗师,要自己想办法,自己在家里放冰,可怜啊!”

他也说,没有合约的运动员连踏进国家体育馆训练都不行,无法租借场地集训或使用健身器材,只能靠交情想方设法借场地。

“我们几个‘国手’就自己在外面练习……有时候甚至练习场地都没有,需要自己去找,例如恰好有成员和一个私人俱乐部的教练关系很好,我们就向他借场地。”

追根究底,张伟富是败给畸形的国家体育发展机制——有潜力的选手不获认可,连最基本资源都拿不到。

张伟富曾在几场国际大赛前与体理会签署短期合约,其中一次就是他与金牌插肩而过的2017年吉隆坡东运会。

当时,马来西亚是东运会东道主,投注较多培训经费,他也因而获得长达一年的培训合约。

吉隆坡东运会结束后,张伟富打算再花两年在2019年菲律宾东运会上冲刺夺冠,不过他再也领不到体理会的培训经费,他抱着“做最后尝试”的想法,找人赞助以及掏出积蓄,到日本受训。

没有国家的支持,张伟富在菲律宾东运会的成绩并不理想。

深感挫折下,张伟富萌生退役念头。

“如果2017年拿下金牌,马来西亚的柔道选手很可能就可以有长期合约,对本地柔道未来的发展会有很大帮助。”

他说,这是因为大马体坛“只认金牌”,“没有人在乎谁是银牌或铜牌,如果没有金牌他们就觉得没有成绩,因此没必要给额外预算”。

张伟富形容,这是掉入“要马儿好、又要马儿不吃草”的怪圈。他质问,若政府不愿投入经费给没拿金牌的项目,在缺乏培训机会下,运动员要如何突破?

马来西亚其实有大把人才,当初打败李梓嘉,赢得世界冠军的头衔 — 骆建佑也是来自马来西亚槟城。

这证明,即便一个多有天分的运动员都好,除了自己努力,还得靠国家资助,准备一个良好的训练环境,才能让运动员全神贯注投入训练和备赛。

政府天天说自己没预算,但却不愿意大砍内阁成员的开销和薪水,把钱投资给这些优秀的运动员。

这只证明了一件事,巫统马华国阵的政府只在乎自己的利益,把它放在国家荣誉之上,让人民牺牲自我,成就这些无能政客。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