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8,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2运动员放弃美新奖学金.”想为大马争光,国家却把我们当弃婴“

青体部因为预算不足而和144名运动员解约的风波后,早前传出运动员说津贴太少,宁可做麦当劳服务员。

如今,又有一名被解约的国家运动抱怨政府不尊重运动员。

亚运会前金牌壁球选手刘薇雯感叹,认为国家体育理事会在和运动员解约之前本可以好好沟通却没做到,突然解约太不尊重运动员。

“我们完全被蒙在鼓里,知道被解约的时间太短了,有些还是从社交媒体、新闻中得知自己被解约。”

刘薇雯并不在意被解约,也不会因为国家体育理事会只和年轻运动员续约而感到不满。

“年轻选手表现不错,也在国际赛会证明自己的实力。”

“如果事前通知,我也不会想和他们(国家体育理事会)起争执”

“我想强调的是,国家体育理事会处理(解约)事件的方式非常有问题。”

“他们完全没有和我面对面商讨。”

刘薇雯以自己为例说,她并不介意自己被解约,但如果当局提前通知会跟她解约,那么她就知道自己不需要比赛,也可以选择不做手术,免去手术之苦。

“我9月完成了手术,你现在才告诉我,你知道手术后康复的路途很长吗?”

“这段日子,我有些时候是完全走不到路的。”

“我又不可能临时放弃复诊,因为未来我可能走不到路。”

刘薇雯在前羽球国手吴堇溦社交媒体频道昨天播出的影片中谈到,她能理解国家体育理事会因为预算不足而和运动员解约。

但如果当局提前坐下来和她沟通,那么她就会选择回归正常的生活,不必为了继续运动员生涯而再次做手术。

在不受当局尊重的问题上,吴堇溦似乎也和刘薇雯同病相怜。

吴堇溦透露,她原本已经成功注册在这个星期开打的印度羽球超级500赛,但大马羽总却出手阻拦,要求撤回会报名,并先向羽总注册成为自由球员。

但据她了解,其他自由球员却不需要经过这样的程序。

两人感叹,他们都曾拒绝外国的奖学金,他们选择留在马来西亚,是因为希望继续为国家打球,为国争光。

“当时我13岁,我收到新加坡体育学校的邀请,但我拒绝了,因为我想为马来西亚争光。”

“我16岁时也接获美国名校的邀请,但和你一样,我选择留在马来西亚打壁球。”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