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8,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揭纳吉与刘特佐“非常非常亲密”.一马前CEO:4900万汇入他的户口

1 min read

前首相纳吉的一马公司23亿令吉的贪污和洗钱案审讯今日继审,而在今天最后一天上庭供证的前首席执行员莫哈末哈金如今证实,当年一马发展有限公司(1MDB)向大马伊斯兰银行(AmIslamic)所借贷的4900万令吉,最终全部都汇入了这名前财长的户头。

根据报道,莫哈末哈金今日遭到控方在法庭上展示他所供证的一张来自一马公司资金流动图表时证实了这一点。

报道指出,当时身为这宗案件的首席检控官哥巴斯里南当场询问他,即一马公司向德意志银行借贷数亿美元后的资金去向,以及资金是如何透过多重交易。

此外,哥巴斯里南也提及,这次资金是否从一个地方流入另一个地方,直到资金最后汇到“2112022011880”的大马伊斯兰银行户头。

此外,莫哈末哈金也指控,自己当时被时任首相纳吉施压后,毕马威(KPMG)作为1MDB的稽查公司就被撤换了。

接着,斯里南接着向透露确认,这是否是他的户头,后者回答“不是”。

随后,斯里南再向哈占展示了大马伊斯兰银行户头的对账单,要求他将其与资金流向图进行对比。

哈占确认图表和银行户头报表中的数字相符,然后确认银行户头报表显示纳吉是收到资金户头的持有者。

斯里南:你说这不是你的户头。看页面最上方,是被告的户头?

哈金:没错!

斯里南:所以根据这个图示,您是否向法官确认,根据这张图表,您对“能源”和回购期权进行的交易,总共有4900万令吉进入了被告的银行户头?

哈金:是的,确实没错!

他也供称,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贷款给一马公司,用以回购阿尔巴(Aabar)股权的4500万令吉,最终汇入纳吉个人账户。

“是的,在2014年9月1日向德意志银行贷款的9亿7500万美元中的4500万令吉,在经过阿尔巴投资PJS有限公司(Aabar Investments PJS)位于新加坡瑞银集团的账户,到Vista Equity International Partners公司位于巴巴多斯(Barbados)的账户,再辗转到纳吉尾号为880的Ambank个人账户。”

另一方面,哈金也表示,时任首相纳吉从未与商人刘特佐撇清关系。

他形容,纳吉于2013年11月28日在家里跟刘特佐互动“非常非常亲密”。

哈金是接受检控官哥巴斯里南的交叉盘问。他形容:“刘特佐是首相的人。”

根据报道,哈金在去年9月15日的审讯中,向承审法官柯林供称,于2013年曾在纳吉家中看见刘特佐。

当时,哈金与其他一马公司高层和董事会成员一同参加会议,以商讨应对会计行毕马威(KPMG)稽查的对策。

哥巴斯里南:在首相家里会面期间,被告(纳吉)有无做任何事情,和刘特佐撇清关系?

哈金:没有

哈金续称,纳吉从未指示他不要听从刘特佐就一马公司管理和财务方面的指示,他也否认曾从一马公司违法支出中收取过一分钱。

哥巴斯里南:你是否从该交易获得经济利益?

哈金:否。

此外,哈金也否认曾与刘特佐或其他一马公司人员串谋,转移一马公司的资金。

他并供称,自己未曾收取刘特佐的任何金钱。

尽管如此,纳吉法律团队一直坚持,哈金与刘特佐及数名时任一马公司的高层同谋,从一马公司转移资金。

他们也辩称,纳吉对一马公司的不法行为一无所知。

根据报道,莫哈末哈金是纳吉被控滥用1MDB逾20亿令吉资金案的第10名控方证人,他今日出庭供证时,交代他当初为何在KPMG拒绝签批1MDB截至2013年3月31日的年度财务报表后,提议撤换KPMG,让国际会计公司德勤取而代之。

此外,当被主控官拿督斯里哥巴斯里南询及为何会提议撤换KPMG,莫哈末哈金直言:“基本上就是KPMG不要结束稽查,而我则直接被首相施压,需要想个办法。那么唯一办法就是撤换新的稽查师。”

哥巴斯里南:是谁给压力?

莫哈末哈金:压力是直接来自首相。首相直接打电话给我,多次追问稽查结束的进展。

哥巴斯里南:你当时有资格不服从被告吗?

莫哈莫哈金:不,绝对不可能。

接着,哥巴斯里南一再追问莫哈莫哈金有关纳吉和大马富商刘特佐的关系。

莫哈莫哈金曾说过见到刘特佐于2013年11月28日,现身纳吉私邸。

哥巴斯里南:你有出席在被告住家召开的会议,当时刘特佐也有赴会。依你的观察,刘特佐和被告关系如何?

根据报道,2018年9月20日,纳吉在一马公司资金案下被控25项控罪,其中4项为滥权贪腐罪,涉及22亿8293万令吉;另外21项则是接收与转移超过20亿8147万令吉非法收益。

纳吉涉嫌犯案时身兼大马首相与财政部长,而其掌管的财长机构全权拥有一马公司。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