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8,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华社愿回政治主流将成造王者”.民兴党决议西渡不加入希盟不对打

1 min read

尽管曾在今年7月在国盟政府倒台时曾支持反对党阵营的公正党主席安华任相,但沙巴民兴党今日强调,该党在即将准备在西马“插旗”时不会加入希盟,也强调在来临的第15届大选时“尽量不与希盟开打”。

根据报道,民兴党副主席王鸿俊表明,尽管该党并未剑指在来届大选可赢得多少个席位,这是因为政治改革是很长远的事。

“但是,民兴党只是觉得大马人已厌倦目前的局势,是时候西渡,给人民多一个选择。”

他指出,民兴党在这时候选择西渡半岛,是鉴于我国政局已今非昔比,希望能为国人,尤其是西马选民提供另一选择。

他续表示,民兴党的党章一直都是以为马来西亚奋斗为大前提,但在沙巴崛起的民兴党首先必须为沙巴人奋斗。

“我党的名字将会从原本的Parti Warisan Sabah,更名为Parti Warisan。”

他也透露,民兴党最快会在本月底于半岛举行推介礼,宣布民兴党“西渡插旗”,并成为全国政党。

此外,王鸿俊也认为,随着在马来政党分裂的情况下,大马华裔选民在来届大选将会是“造王者”。

“因此,如果华社选择放弃投票,此举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

王鸿俊透露,他在近两个月走访西马时发现,大多数的华社对目前的政局感到非常彷徨。

“他们对希盟感到失望,觉得没有选择,也不能投给马华,正处于不想投票的状态。”

“如果华裔选民在来届大选放弃投票,是非常不明智的选择,因在目前以种族宗教为主的政策下,那么华社会继续被打压,情况会非常不乐观。”

“目前大多数华社是灰心,要维持现状或要个全新的方向,而民兴党的‘西渡’,让华社有多一个选择。”

“所以,华社应该要问自己,是否愿意要回到政治主流?”

“纵观我国的政治历史,马来人从未经历有如目前这般的分裂,在下届大选中没有任何人占据优势,华社没有不去投票的理由。”

“华社在下届大选中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如果华社愿意回到政治主流,分分钟会是造王者。”

他直言,如果来届大选有20名全新的华裔国会议员愿意回到政治主流,在不知道谁会执政的情况下,就能够凝聚力量,决定哪个联盟将执政大马。

他举例表示,国盟能够稳住执政权是有赖于伊斯兰党的18个议席;而安华当时声称取得执政权的戏码,也关系到砂拉越政党联盟的18个议席。

有鉴于此,他认为如果在来届大选能有20名华裔国会议员代表,华社就可选择回到政治主流。

“大马不能一直处于为种族争取利益的政治局面,而是应该走出种族政治的藩篱,融入马来西亚人的概念。”

“因为如果大马能做到马来领袖为华裔课题发声,整个局面会很不一样。”

他也指出,该党主席沙菲益阿达曾不止一次为华裔课题发声,如早前的51%土著股权,及禁止嘉士伯啤酒厂继续在西马营运。

“华社为了后代着想,就不应该在选择华基政党,而是尝试多元种族的平台。”

另一方面,王鸿俊也指出,民兴党首个在西马合作的对象是由麻坡国会议员赛沙迪所领导的统民党(Muda)。

“如果Muda仍不获社团注册局的批准,成为正式政党,他们来届大选将会以民兴党的旗帜出战。”

至于有关民兴党与希盟的关系时,他透露,民兴党目前与希盟是在同为反对党的基础上合作,而民兴党是个独立的政党,不会加入希盟,成为其中一个成员党。

“沙菲益阿达今年4月表明民兴党已退出希盟,是因为不想继续周旋在安华及斗士党主席敦马哈迪之间的纷争。”

“当时沙菲益已想尽办法促成安华及马哈迪的合作,只是两人一直不能与对方合作,为了马来西亚握手言和。”

“所以,沙菲益唯有摆脱这两人,因为人民已厌倦(这样的情况)。”

他强调,就民兴党的立场来说,是尽可能不在大选中与希盟对打。

惟他以曾与希盟商讨议席分配事宜但最终并未获得任何上阵机会一事为例,暗喻来届大选民兴党及希盟之间的议席谈判或非常棘手。

“(希盟)早前曾讨论说会给Muda三个议席,最后一席都没有,就算在马六甲这地方,反对党盟友之间仍无法达成共识,这个问题比较难回答。”

他有信心,民兴党可在下届沙巴州选举取得15个或更多的州议席,重夺沙巴政权。

他点出民兴党在去年的沙州选举失利,是基于策略上的失误。

“党主席在谈判议席时过于仁慈,把稳赢的议席拱手相让给盟党,导致党内的领袖不满以独立人士身份出战,而令党最终失去一些议席。”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