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5,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指财长拨3000万分裂拉曼是无稽之谈 火箭议员“五大点”反驳魏家祥

1 min read
shopee-website-promotion

针对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日前指财政部长林冠英拨款3000万令吉给没有政党背景的”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是为了分裂拉曼,民主行动党霹雳州宣传秘书张哲敏驳斥魏家祥的言论为无稽之谈,并质问魏家祥是否患上被害妄想症。

也是金宝克兰芝州议员的张哲敏针对魏家祥提出的五道问题逐点回应:

1)魏家祥所列出的五个校友会的其中三个属于州属级校友会,另两个属于全国级校友会分别为拉曼大学学院校友联合总会和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

而拉曼大学学院校友联合总会主席杨应辉早前已经表明拉大校友联合总会没有教育专才,没能力接管该校。

shopee-website-promotion

这证明了拉大校友联合总会没有能力也没有意愿协助处理政府给予拉大学生的3000万令吉拨款。

剩下的唯一选择为拉曼大学学院校友总会,该会不但认同党政分家和政教分离的理念,也已经表明愿意协助拉大转型为民办大学,确保它永久经营。

拉大校友总会由一群杰出的精英校友组成,并不是由政党领袖在背后主导,该会主席叶国煌也是拉大董事局和拉大教育基金会的成员,显示他的中立性。

shopee-website-promotion

难道魏家祥要把所有认同党政分家和政教分离的组织和个人都标签为亲林冠英?

2)“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不具拉大管理权和有能力处理3000万令吉拨款造福拉大学生是两码子事,魏家祥故意混淆视听。

拉大校友总会已经表明这笔拨款会全数用在造福拉曼生的用途包括派发奖学金、拨款给拉大学生团体、做学术研究和教育发展用途,真正让拉大学生受惠。

3)“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派发奖学金给予拉大学生就是直接把钱交给有需要的拉大生手上,协助华裔清寒子弟完成学业和减轻拉大学生家庭的升学负担。

4)政府拨款给“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和拉大行政拨款是给予两个不同基金会的拨款,所以象征式拨款的问题不存在。

最重要的是财政部长林冠英已经宣布这笔3000万令吉的拨款属于政府拨款并在未来五年以制度化拨款的方式拨给“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

5)政府代表出席基金会的记者会是为了讲解“政府予以拉大配对基金会”拨款的细节。

如果部长和副部长出席基金会的记者会都被视为干预基金会,魏家祥是否要反对所有政治人物出席非政府组织和中立组织的记者会?

张哲敏也反问魏家祥五道问题,并要求魏家祥一五一十的回答。

1)魏家祥能否解释为什么拉大信托局(Board of trustee)清一色由马华领袖出任,而且根据惯例,

所有在任的马华总会长都自动出任拉大信托局的主席职位?这些马华领袖在拉大信托局是代表个人还是代表马华?

2)拉大自1972年成立时,属于拉曼学院信托基金会(KTAR Trust Fund),一个公共信托基金会。

然而拉曼学院在2013年升格为私立大学学院后,拉曼学院信托基金会(KTAR Trust Fund)停止操作,其资产被转入一个私人信托基金,即拉大教育基金会(TARC Education Foundation)。

魏家祥必须解释拉大如何从一个公共信托基金会被有心人士偷龙转凤,私有化,成为一个由马华领袖全权控制的私人信托基金。

3)拉大教育基金会(TARC Education Foundation)秘书王辉忠说拉大不属于马华。为什么拉大教育基金会15名具表决权的成员都是现任或前任马华领袖高层?

如果说拉大不属于马华,为何马华领袖不肯退出拉大教育基金会和拉大信托局?

4)拉大教育基金会章程第8之2条规定,信托委员局成员必须有超过50%成员与拉大教育基金会或其创办人毫无关系的独立人士。

现在以魏家祥为首的8名拉大信托委员会都是由马华领袖出任,明显违反章程,请魏家祥解释。

5)魏家祥是否认同党政分家的理念,政府的公共资源和拨款不能够用来资助一间由政党所控制的基金会?

若魏家祥不认同党政分家的理念,他是否赞成政府的拨款可以自由分配给所有政党和有政党背景的基金会。

一同在场的有克兰芝州议员特别助理兼金宝县议员古海燕、县议员郑歆妤、县议员马绍伦和县议员熊雅莲。

(图):张哲敏(坐中)逐点回应魏家祥再反问五道题要求魏家祥一五一十回答。

(坐左起)马绍伦、古海燕、郑歆妤和熊雅莲。

(站左起)古耀光、罗永乐和陈伟强。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