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pril 10,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讨1万购防护服9个月惊见未收货 报警后前医巡员退款称“技术问题”

1 min read

用前线医护人员名义干捞一万拨款声称购买防护服,结果被人发现未收到货后报警再退款说“技术问题”?

来自木威国会议员倪可汉的政治秘书黄天荣的爆料,一名前任医院巡查委员会主席在去年2020年4月13日,代表斯里曼绒医院巡查委员会致函倪可汉申请拨款。

黄天荣今日发表文告揭露,这名目前也是市议员的前任医院巡查委员会主席男子,在去年获得倪可汉同意,即拨出1万零500令吉为医院添购700套个人安全装备。

同年,倪可汉的拨款在4月19日就已过账给院方。

然而,近日来霹雳州曼绒医院却发现,这些个人防护装备拨款疑似不翼而飞。

根据报道,在经过院方与倪可汉办公室的报警后,涉事的前任医院巡查委员会主席才把款额退还给医院,并解释当中出了技术问题。

报道指出,这名男子的医院巡查委员会主席任期已在去年4月结束,但根据黄天荣透露,倪可汉办公室在上周却突然收到斯里曼绒医院院长的通知,指时隔9个月依然不见这批个人防护装备的踪影。

黄天荣表示,当时这名男子是去年献议,他以每件15令吉的价钱,从中国订购个人防护装备给斯里曼绒医院。

“他甚至声称,自己已经收到货版,并预计下单后一至二周就将会收到PPE装备。”

黄天荣也,斯里曼绒医院院长是在上星期的12日致函倪可汉,告知院方在查阅委员会账户后,才惊讶发现尽管账户有收到倪可汉的拨款,但时过九个月直至今日,院方并未收到任何一件PPE装备。

他说:“院方也在信函中询问,倪可汉是否有收回这笔1万500令吉的拨款。”

“然而,倪可汉已确认并无收回这笔1万零500令吉的拨款,并且已指示其特别助理茜蒂苏菲亚前往警局报案。”

“我们也获悉,斯里曼绒医院已针对相关事件于去年杪向警方投报。”

他强调,这是一笔公共拨款,关乎人民利益,更何况这次的拨款是为了替前线医务人员添购PPE装备。

因此,他敦促有关男子向民众交代此事。

根据报案书副本,有关人士要求警方展开调查,即是否有任何人在此事涉及滥权。

另一方面,曼绒警区主任诺欧玛也已证实,警方分别在去年年秒与今年1月14日,接获曼绒医院与倪可汉助理的投报。

据知,目前警方将援引刑事法典408条文(书记或公职人员失信罪)调查一名47岁的男子。

“一旦掌握证据就会逮捕此人,并提控上庭。”

这名男子在较后接受网媒访问时透露,自己是在去年是向一名马来西亚供应商订购个人防护装备,而对方则需要向中国厂商订购。

他指出,基于受到新冠肺炎影响,结果这批个人防护装备无法从中国运来大马,最后供应商只好退款。

“那批货没有来,所以我要求供应商退款。供应商已经退款了。”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