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4,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1 min read

今天,巫统14名国会议员宣布撤回对国盟政府支持后,这也意味着由慕尤丁领导的政府已随时面临倒台的危机。 而向来与国阵唱反调,更多次被巫统领袖誉为“国盟忠实支持者”的盟友马华和国大党,如今受促尽快作出选择,即要选国盟又或者是选国阵“一起沉船”。 今天,巫统副主席莫哈末卡立正式开腔提醒国阵成员党的马华和国大党的国会议员,必须尽快做决定。 根据报道,卡立表示,马华和国大党究竟要选择继续支持慕尤丁和其领导的国盟政府,要一起“沉船”的话就悉听尊便。 “因为慕尤丁如今已失去了多数支持,而且国盟政府的日子已经命不久矣,这些议员们还想去哪里?” 对此,卡立促请国阵成员党的马华和国大党,应该有足够的智慧来做决定。 “这取决于他们选择想与谁一起浮沉。” “因为今天巫统最高理事会已采取了下一步行动,撤回了对国联政府的支持。” 他也表示,巫统已根据该决定向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发出了“足够数目”的声明信,以符合该决定,导致慕尤丁领导的政府没有足够议席执政。 在巫统宣布撤回对国联政府的支持后,FMT 联系马华领导人、国大党和 PBRS 的努力没有成功。 与此同时,来自马来西亚理科大学的艾哈迈德哈米德表示,目前仍然担任部长或副部长职位的巫统成员必须选择是遵守党的决定还是“迁移”到土团党领导层。 然而,他警告说:“在短期内,他们可能可以继续任职和他们的部长,但巫统的马来社区证明了这种影响。” “从长远来看,如果他们忠于巫统,他们的政治前途会更强大,如果没有必要的力量,土团党很可能在未来倒台。” 不过,政治学家黄振发则表示,国会议员和他们的国阵同事的命运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新政府能否尽快组成。 他说,如果新政府在最高级别类似于国阵,那么亲慕尤丁的国阵国会议员将“在不付出高昂代价的情况下成功生存”,例如将政府更替拉塔卢加尼政府。 “然而,如果慕尤丁打算成立一个包括巫统和反对党在内的新政府,那么那些忠于慕尤丁的人可能会被包括在内,”

随着至少有14名巫统国会议员宣布撤回对国盟政府的支持后,进而导致土团党主席慕尤丁的地位危在旦夕。 土团党原属希盟阵营,然而在去年“喜来登政变”时,宣布退出希盟并与国阵和伊党共组国盟政府,导致执政了22个月的希盟政府倒台。 面对慕尤丁随时面临如去年希盟倒台的命运,今晚来自土团党的领袖要求,前首相马哈迪以及民兴党主席沙菲益支持国盟,并承诺将成立少数政府执政。 根据报道,来自土团党最高理事阿都拉迪夫今日直言,如今在这个时机就是马哈迪及民兴党支持慕尤丁及国盟政府的时候。 他声称,马哈迪此前曾数度表明,愿意与包含国盟的任何一方合作,如果该团队中没有卷入贪腐庭案的巫统领袖。 “土团党总秘书(韩沙再努丁)也曾说明,国盟愿意接受任何人的加入,包含马哈迪。” “当庭案在身的巫统领袖不再支持国盟,可能跟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走在一起,那么马哈迪要支持国盟政府就非常简单了。” 根据国盟后座议员理事会网站报道,他是受询团结党会否寻求斗士党主席马哈迪及民兴党的支持时,如是回应。 “我不排除马哈迪有可能会回来支持慕尤丁,巩固国盟政府,民兴党的国会议员也是。” “这是最好了。马来伊斯兰政府将可继续执政国家。” 另一方面,土团党署理主席阿末费沙则认为,若没有一方能够掌握国会多数支持,国家元首可以考虑委任少数派政府。 根据报道,阿末费沙指出,成立少数派政府并不尴尬。 他直言,如果有一名国会议员获得最多议员的支持。 “但是,这个数目不足以达到国会多数,那么国家元首可考虑委任这个人出任新首相,以成立少数派政府。” 他坦言,如果阿末扎希的11人名单属实,国盟政府的确能够被推翻。 “只不过,这些不再支持国盟的巫统国会议员现在要去哪里呢?” “如果他们各自支持的新首相人选有分歧,那可能并没有人明确掌握多数的国会支持。” “如今的问题是,很可能会出现悬峙议会,因为没有任何一方掌握多数支持。” “那可以透过其他方式组成新政府,其中一个方法就是组成少数派政府。” 他也强调,组成少数派政府并不等同于成立暂时执政的过渡政府。...

今天,巫统又再次在毫无预警的情况下宣布退出国盟,并透露已把“倒慕名单”提呈给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 然而,就在慕尤丁的地位备受质疑之际,如今再有消息传出国会下议院议长阿兹哈已告知,国盟政府实际上已失去多数议席执政。 引述消息人士指出,随着一名巫统部长三苏安努亚宣布辞官后,如今再有9名巫统国会议员分别致函元首以及阿兹哈,向他们表明已撤回对慕尤丁的支持。 不仅如此,消息也透露,9名巫统国会议员的信函,陛下和阿兹哈已收到有关信函,同时也知会了马来统治者。 消息也指出,目前慕尤丁有两个选择,即劝告国家元首解散国会,其二就是体面下台交出政权给新政府。 另一方面,据知,慕尤丁明天将以视讯的方式觐见元首。 消息透露,这次的视讯会议,陛下预料将会要求慕尤丁证明自己依然获得大多数议员的支持。 根据报道,一般上首相在主持内阁会议之前都会先觐见国家元首,以汇报政府事务。 然而,消息已表明,一旦慕尤丁无法向陛下证明自己有足够的支持,预料陛下将再次分别接见朝野政党的党魁,以决定哪个掌握最多支持的政党。 消息也表示,他也不排除陛下会谕令各党组新政府。 此外,消息也强调,在各政党如果没绝大多数议席,那么陛下或会委任一人出任过渡首相,就像前首相敦马哈迪在去年辞去首相职务后的情形。 消息也指出,过渡首相将领导现有的国盟政府,一直到举行第十五届大选为止。 “因为在当前疫情,相信陛下不会赞同解散国会,举行全国闪电大选。” 巫统主席阿末扎希今日宣布,该党不会支持慕尤丁领导的国盟政府。 他同时也在11名议员的陪同下说,有足够数目的巫统国会议员表态撤回支持慕尤丁任相的声明。 其中包括前首相纳吉、话望生国会议员东姑拉沙里、总秘书阿末马斯兰、丹绒加弄国会议员诺奥玛、边佳兰国会议员阿莎丽娜、马璋国会议员阿末加兹兰、连突国会议员阿玛纳兹兰和金马仑国会议员南里等人。 目前,国会下议院目前有220名国会议员,如果排除在野党107人及上述11名巫统议员,慕尤丁如今只掌握102名国会议员的支持,少于国会下议院的半数。 随着11名巫统议员撤回对慕尤丁的支持后,这名74岁的土团党主席目前仅有104票,在这11人中并不包括刚刚辞去能源及天然资源部长职的三苏安努亚。 另一方面,巫统总秘书阿末玛斯兰也暗示,在未来的48小时内将会有巫统部长辞职。 他直言,巫统部长辞职,已有前能源及天然资源部长三苏安努亚率先宣布辞职...

尽管在上周被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公开发文告点名谴责误导国会,但陛下依然送花给上周五入院动心脏手术的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根据媒体报道,陛下在上周公开批评国盟数部长之后,进而导致有传言指国盟政府与王室关系已不合。尽管如此,令人出乎预料的是,就在达基尤丁在上周五入院动心脏手术并准备出院自己,元首今天依然送了一束花,到医院慰问目前正在修养的他。达基尤丁在入院前,在7月26日于国会宣称国盟政府已决议废止紧急条例,因而无须提呈国会辩论及表决。不过,国家元首7月29日证实未御准废除紧急条例,也直指达基尤丁误导国会。之后,在野党领袖批评首相慕尤丁和达基尤丁等违反宪法及叛君,并施压他们辞职。尽管如此,国盟政府在7月31日已宣布无限期展延周一的最后一天国会特别会议。慕尤丁也在今天则宣布,政府将在9月国会会议中提呈动议,以辩论及废除紧急法例。昨天,伊党职员末沙希尔证实,达基尤丁入院接受心脏血管造影手术。根据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则在面子书贴文表示,达基尤丁的手术顺利,预料2天内可以出院。另一方面,尽管反对党认为达基尤丁需为突然宣布撤销紧急条例一事下台,但伊斯兰党证实他不会辞职。今天,伊斯兰党中委拿督莫哈末凯鲁丁今日向媒体指出,达基尤丁将继续履行现有的职务。“达基尤丁不会辞职,这是内阁集体决定,不是部长自己的行动。不会换职位或职务,他会继续担任部长,我们是为了人民和国家,做我们应该做的事。”

1 min read

马来西亚的新冠肺炎疫情日益严重,特别是雪隆一带的疫情至今未见减缓,进而导致当地得医疗设备早已严重不胜负荷。 来自梳邦再也的行动党州议员黄美诗今日在社交媒体上揭露,其志工团队在较早前接获一名不幸确诊冠病居民的求救来电。 黄美诗表示,由于这名病患已打电话向医院求救后等了数小时依然未见有救护车来到,于是便打电话给她们求救。 她表示,自己与团队几经折腾才,自掏腰包后终于把选区内一名求医无门的冠病患者送进医院。 根据黄美诗,在上个星期天(2日)晚上10点30分,她接到一名廉价组屋居民的来电寻求她协助其邻居。 她表示,当时这名确诊的居民告知她,指他目前感到呼吸困难、呕吐及感觉“快要身亡”。 然而,这名病患却等了4个小时后却仍找不到任何救护车。 “他告诉我,自己已999紧急热线表明他们无能为力,因为等候名单上还有另外7人。” “她还说。自己目不识丁,不懂打字,遑论使用‘吾安’应用程序来更新她的冠病状况。” “或用SELangkah应用程序来注册,以便到雪州美拉华蒂体育馆的冠病评估中心。” 黄美诗透露,自己曾联络梳邦再也的救护车,但获得告知没有运作。 “当时,我哽咽欲泣地说,好吧,如果病患仍然活着,你明天有运作的话,能否考虑送她去医院?” 然而,她却被医护人员告知,就算他们办得到,医院也极可能只会让他们兜来兜去,因为院方根本没有足够的病床。 眼见如此,黄美诗表示,她之后尝试接洽圣约翰救护中心,但他们的6辆救护车全都在路上,每辆的等候名单也各有3名患者,并为此致歉。 “我很生气,我为他们需要致歉而感到愤怒…这些奉献生命来避免他人受伤害的人士,如今却被逼做出生死抉择。” 她进一步揭露,自己之后与助理使用各种管道找救护车,包括一些开价高达1209令吉。 最终,他们也找到一辆只征收700令吉基本收费,以及前往每一间医院另外收取200令吉的救护车。 “这个救护车服务告诉我们,他们前一宗案例的账单为1700令吉…” “因为他们不停从一家医院前往另一家医院,但就是没有床位。” 她也补充,自己的助理建议先登上救护车,之后再决定账单累积到了多少数额才“止损”。...

就在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在上周因为国盟政府擅自废除紧急条例而触怒之后,如今慕尤丁再度“先斩后奏”宣布,所谓的元首宣布撤销紧急条例的问题已不存在。 他今天通过首相办公室以4段简短文告中指出,内阁在7月23日劝告国家元首废除紧急条例,但这个流程如今已无法完成 “随着紧急状态在8月1日自动结束,因此政府不再需要通过国家元首来撤除紧急状态。” 文告表示,政府此举是为了遵循国家元首谕令和联邦宪法第150(3)条文。 “因此,国盟政府将在9月的国会会议提呈和辩论废除紧急条例动议。” 慕尤丁也强调,事实上内阁早就在7月23日劝告国家元首,必须撤销紧急条例的程序,但是最终还是徒劳无功。 “内阁将在明日会议讨论这项动议,并希望能以“和谐与遵守宪法”的方式解决这次的废例风暴。” “因此,随着紧急状态已在本月1日结束,根据联邦宪法条文,由国家元首宣布撤销紧急条例的问题已不存在。” “此外,内阁将在明日召开的会议商讨有关动议。” “内阁希望,撤销紧急条例的课题,可通过和谐及符合宪法的方式解决。” “这也符合陛下的意见,即最高元首和宪法第150(3)条的规定联邦、议案讨论等。” 在7月29日,首相办公室发文坚称,政府废例的过程符合程序,因为慕尤丁已在7月23日致函元首,表明内阁欲废除紧急条例,并寻求元首御准,尔后也在27日觐见元首再度传达内阁劝告。 在野党也因为这次的风波,指责国盟政府“叛君”。

1 min read

那些害怕的国会议员们,他们大可以不来国会,就让那些不害怕的国会议员出席国会,因为后者更担忧人民的未来和生计。 针对国会违宪延期一事,民主行动党予以严厉谴责,首相马希亚丁如今正孤注一掷,借由国会延期来逃脱他未能处理好冠病疫情和经济危机的责任。 为求维系那已失去国会多数优势的政权,他以种种误导和操纵的手段来瞒天过海,甚至不惜公然对抗国家元首。 马来西亚的紧急状态虽然已经结束,但所有马来西亚却因为国盟以及首相马希亚丁的无能和赤裸裸地夺权而付出惨重的代价。 这段时间以来,冠病确诊和死亡人数节节上升,实在令人触目惊心。1月12日宣布紧急状态的当天,出现3309例确诊以及4死亡病例,当时全国累计14万1533例病例和559例死亡。 此后,短短6个半月的时间里,累计病例数激增8倍,累计死亡人数达到惊人的16倍。 7 月 31 日,每日病例激增至创纪录的1万7785人和165人死亡,累计病例为111万3272人,死亡人数则为9004人。 紧急状态期间确诊和死亡人数反而大幅提升,显然它根本无法产生任何影响,无助于降低确诊和死亡病例。 然而,联邦政府却还继续指责人民不遵守防疫标准作业程序,事实上,部长本身才是罪魁祸首;政策朝令夕改以及U转,而且多数有利于大公司而非小型企业。 尤其是中小型企业;疫苗采购缓慢,而且延迟交付,但却拒绝承担责任,如果做好这环原本可以避免数千人的死亡;各部门发放营业批准证给企业时持双重标准,并让政治凌驾专业。 根植于国盟政府内的大规模欺骗做法,使得他们甚至误导国家元首,并篡夺国家元首撤销紧急法令的权力。 国家元首感到受冒犯,以至于历史上第一次公开的对部长、总检察长和政府发出最强烈的皇室训斥声明。 国盟政府既不道歉,也未表示任何悔意,更别提有意为他们冒犯国家元首的行为而辞职谢罪。 尽管国家元首谕令国会应针对撤销紧急法令进行辩论,但首相和副议长拿督莫哈末拉昔却以新冠肺炎为借口,将原定于周一举行的国会会议推迟并封锁国会。 议长阿兹哈上周四告知反对党领袖安华率领的代表团,指他希望国会可在周一继续开会的说词,显然是欺骗反对党的虚假理由。 首相仅仅因为在1183个筛检样本中发现11宗确诊,或0.9%阳率(远低于世界卫生组织的5%阈值)就封锁国会,是荒谬的做法。 当工厂出现确诊病例而关闭,但在完成适当消毒后的两天即可重开,那为何国会没有在上周五进行消毒,以便可在周一重新开放?...

随着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因为针对国盟政府擅自撤销紧急条列表达不满后,反对党国会议员,民间组织以及政治学者都纷纷皆异口同声促涉事部长,甚至全体内阁成员引咎辞职。 他们一致认为,国家王宫直指政府迳自宣布撤销紧急条例,此举已属于“叛君”之举。 当中,来自马来亚大学政治学者阿旺阿兹曼今日直言,随着慕尤丁被元首揭发因为废除紧急条例是在还未被陛下御准下实行,因此他已违背宣誓就职。 他表示,所谓的宣誓就职仍是指承诺效忠国家元首和维护联邦宪法的誓词。 他认为,目前慕尤丁和整个国盟内阁必须考虑集体负责而总辞。 “因为正当陛下表达‘非常遗憾’,并说政府在未获得御准下就撤销所有紧急条例时,显然的此举这已违宪及可被视为不尊重君主立宪制。” “况且,尽管达基尤丁和依德鲁斯觐见国家元首时同意,先在国会提呈与辩论废除紧急条例,但这项建议并没执行。” “所以,这种做法我们称之为‘叛君’。因为慕尤丁可能是为了躲避国会的投票。” “慕尤丁担心,一旦在国会辩论和表决,那么到时他将无法获得多数支持。” “因为这将导致国盟政府垮台,而且此事将在马来西亚历史上留下污点,而看来政府需要道歉。” 他也表示,依照目前的情况看来,接下来要先将此事交给国会下议院的特权委员会处置,以采取纪律行动。 目前,特权委员会是由议长阿兹哈领导,6名成员包含4名后座议员和2名反对党国会议员。 根据议会常规允许,特权委员会有权冻结任何一名国会议员的资格。 阿旺阿兹曼也表示,目前伊斯兰党亦需惩处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免得激怒选民。 “伊斯兰党方面,他们需在被选民惩罚前,先对达基尤丁采取行动。” 另一方面,公正党班底谷区国会议员法米表示,掌管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和依德鲁斯哈仑违背对元首的承诺。 他直言,这两人宣布撤销紧急法令和撤回6条紧急条例的行为有违宪法精神。 “因为王宫今日发出的声明说明达基尤丁没有征得元首的同意,而且跟总检察长公开违背元首的旨意。” “身为首相的慕尤丁显得无动于衷,没有为达基尤丁的宣布作出解释。” 他坦言,达基尤丁、慕尤丁和全体内阁成员都必须辞职。...

今天,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陛下公开批评国盟政府在还没经过御准下就草率宣布废除紧急条例后,进而导致慕尤丁所领导的国盟政府威信严重受创。 随后,身为副首相的巫统副主席沙比里在今天一连两次发表文告宣称,土团党主席慕尤丁地位依然稳固,并指国盟依然获得110位国会议员支持。 到了晚上,沙比里以国阵名义发文告,声称40名国阵国会议员力挺政府。 然而,如今国阵的这份文告却闹出双包案,使得它对国盟政府的立场令人混淆。 根据沙比里,他是以副首相身份来签署这份“40国阵议员支持慕尤丁”的文告,但是国阵主席目前仍是巫统主席阿末扎希。 在这份使用国阵信头的简短文告里,沙比里声称,在他主持了一项会议会晤 40名国阵议员后,他们都一致支持首相慕尤丁领导的国盟政府。 “国阵国会议员也一致支持首相慕尤丁所领导的政府。” 他也指出,国阵议员将遵从国家元首的谕令,优先着重人民和国家的福祉。 另一方面,国阵执行秘书莫哈末沙弗里发表另一份文告澄清,正在流传的文告是“捏造之物”。 根据沙弗里,他在两段文告里强调,国阵的正式文告必须由国阵主席或总秘书,通过正式的国阵通讯管道来发出。 今天下午,沙比里以政府党鞭身份发文告声明,如今国盟依然掌握议会多数支持。 而且,他还表示国盟政权仍然稳固,并促进国人冷静放心。 而他国阵名义和副首相身份所签发的文告,乃今天的第二份文告。 目前,沙比里在巫统属于官职派,力挺慕尤丁和国盟政府,跟掌握党最高领导层的党主席阿末扎希不咬弦。

国盟部长在国家元首苏丹阿都拉发文告批评政府擅自撤回6项紧急条例后,曾在国会下议院休会时间到慕尤丁私邸进行商议对策。然而,如今有报道指出,来自国盟阵营的内内阁部长曾在慕尤丁私邸时向他提出建议促下台辞职。消息人士说道:“慕尤丁在国盟的盟友建议他放弃他的职位。”“首相被告知,如今的情况变得过于混乱和站不住脚,”根据一位消息人士透露,他们是在今天下午位于慕尤丁的吉隆坡武吉白沙罗私人住宅进行的讨论。据报道,这些国盟部长包括曾经支持慕尤丁任相的巫统部长,而且这也是在国家皇宫发表谴责声明后。“据了解,当时慕尤丁和内阁成员与总检察长丹斯里依德鲁斯在慕尤丁的私邸开会密谈。”“此外,巫统部长也向慕尤丁坦言他的权力已经受到动摇,因为他与皇宫不和。”“而且,他还跟首相说,情况已太混乱和难以控制。”“虽然慕尤丁被阿末扎希施压,但巫统部长仍然支持慕尤丁,只是元首今天突然公开训斥,结果导致慕尤丁和王宫关系不和,而且已经动摇了国盟政权。根据国家王宫今天下午发表文告,元首证实国家元首尚未御准撤销紧急条例,更点名达基尤丁在国会的宣布不符事实,误导国会议员。此外,元首训斥国盟政府草率撤销紧急状态后,原本进行到一半的国会五次暂停会议。元首也明确指责达基尤丁的言论不符事实,误导国会议员,并透露达基尤丁与总检察长依德鲁斯并未按照原先同意的方案,即必须通过国会辩论才废例。随后,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向议长提呈动议,向首相慕尤丁提出不信任案。不过,安华指议长阿兹哈一接获这项动议,即展延国会会议。国会以检测冠病为由多次“暂时休会”,最终副议长拉昔指发现4宗确诊病例,宣布国会休会至下星期一8月2日。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