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8, 2022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前首相敦马哈迪说,马来人若要进步,就不能把本身的问题怪罪他人,包括要求消灭华文学校。 “要做到这一点(关闭源流学校)并不容易,但如果我们扪心自问,我们的问题出在哪里,就会更容易纠正自己的问题。” “这(关闭华校)非易事,马来人不如自我检讨和改正自己,这样比较容易。” 他强调,关闭华文学校不能让马来人进步,华人仍可寻求其他学习管道来学中文,包括到中国留学。 他认为,如果多源流学校被关闭了,马来人的水平依然停滞不前是没有意义的;因此,改善国民学校的教学制度才是优先事项。 “在华小或淡小,他们所做的事,都不能帮助我们成功,如果他们存在,我们不会成功,如果他们不存在,我们也未必成功。眼下的优先事项的是我们在国民教育中改善我们的教育系统。是否有华文学校等不是我们的优先事项,相反,这将引起各种政治问题。” 祖国斗士党主席的马哈迪指出,改善国小教育制度,善用科技与时并进更为关键,否则马来人将会被抛在后头。 他表示,如果国民学校的教育素质高,非马来人学生自己也会有兴趣进入国民学校就读。 “如果我们专注于改善国民学校的教育系统,我相信我们将培养出不仅有知识,而且知道如何使用知识的学生。我们可以关闭华文学校,但如果我们的学校不好,那还是不好,我们还在那个水平上,而他们现在有办法继续用他们的语言学习,他们可以去中国上学。” “关闭源流学校,并不意味着他们输给了我们,能够给我们带来胜利的是改善我们的教育系统。” 他于今日在重塑马来政治叙事圆桌会议上发表主题演讲时,回应诸多马来人认为多源流学校应该被关闭的问题,作出上述答复。 他也说,教师有素质的差异,学生遇到好老师就得益;因此,他曾经建议用科技化教学,在课堂上播放专业教师的教学,班上的教师只扮演辅助和作进一步讲解的角色。 “这样一来,最好的老师可以教导全马的学生,全部学生都获得同等的教学,但教育部仍决定采用在课堂教学的旧教学法,没有善用科技。” 针对政府应设定期限来落实宏愿学校的问题,马哈迪在回应时说,民主政府必须要听从民意,不能推行违反人民意愿的事,否则可能无法组成政府。  

1 min read

国盟主席慕尤丁本月初会晤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商议国盟当初与首相所签署的协议内容,但迄今没有下文。 据媒体引述慕尤丁透露的消息,当时慕尤丁会晤沙比里,依据当初国盟与首相所签署的协议,讨论委任团结党新部长,甚至副首相的职位。 不过,消息传出后,部分巫统领袖如宣传主任沙刘质等人,纷纷疑所谓的协议是否存在。 团结党宣传主任旺赛夫则披露,早在沙比里任相前,国盟就跟沙比里签署书面协议,敲定副首相人选。 如今,时隔近一个月后,国盟总秘书韩沙再努丁表示,国盟将在近期内委派代表会晤首相,以再次商议落实协议内容的事项。 韩沙再努丁今日发文告说,国盟最高理事会昨日召开会议,对于首相没有积极履行协议内容,表达失望。 “因此,国盟决定在近期内委派代表,以会晤首相商谈执行协议内容的事项。” 韩沙并没明确说明是什么“协议事项”。 根据韩沙再努丁,昨日会议是由慕尤丁主持,并获得所有成员党主席参与,包括伊党主席哈迪阿旺、沙巴国家团结党(Star)主席杰菲里吉丁岸、沙巴进步党主席杨德利、民政党主席刘华才。 他也指出,国盟将在下个月27日举行国盟大会,庆祝联盟成立两周年,同时会议也制定数个关于备战第15届大选的决定。  

槟州前进党主席黄家业今早携同刚获救回马的猪仔秦伟豪(36岁)召开记者会时说,秦伟豪曾在缅甸苗瓦迪园区,即诈骗集团的大本营,见过谢旻容4次。 黄家业说,据秦伟豪的说法,谢旻容似乎已“黑化”,被诈骗集团的人洗脑,自愿继续留在苗瓦迪园区工作。 “如果一个成年人执意不要回来,任凭他人如何劝告,都是叫不动的。” 不过,秦伟豪被在场记者多次追问,也不愿正面回答记者的提问,即最后一次见到谢旻容是什么时候、对方是否表明不回马? 面对记者的追问,秦伟豪只简短表示:“他们”(诈骗集团)有车队,可以从新山载人去吉隆坡,再一路北上。” 记者再追问是否曾在四合院内看见谢旻容,秦伟豪只回答,不是所有人都能进入四合院。 黄家业说,多数的猪仔都有问题,有些被救回来后,还要求他协助缴清大耳窿债务,有些已被“黑化”,不愿回来大马,那也是没办法的事。 另外,黄家业在救出第46名猪仔后,宣布“金盆洗手”,今后不再营救任何猪仔。 貌美保险经纪谢旻容(22岁)今年4月初,被指见顾客后失踪。 而她在失踪前曾发短讯告知男友及母亲,她因工作不顺心以及经济问题,决定前往柔佛新山见工,更指新工作月薪8000令吉。 她被指最后出现的地点,是文良港乌沙哈万路。 在她失踪超过3周的4月28日,黄家业受访时指出,根据其线人通报,谢旻容目前确定人在缅甸,并指其家属也已派人到柬埔寨了解情况。 他说,根据他所获得的消息,有人看见谢旻容被“软禁”在四合院的某园区内,被人看顾着。

1 min read

巫统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担心一马房屋(PR1MA)滞销卖不出,因此他呼吁政府考虑减价促销,或者出租外劳。 据报道,一个马来西亚人民房屋(PR1MA)有超过1万间屋子滞销,市场价值20亿令吉。 达祖丁说,根据他向PR1MA首席执行员的了解,后者说约有2万单位卖不出,他遂要求房屋部说明实际数额解决方案,或者可以考虑降低滞销的屋价或出租给外劳。 达祖丁今天在国会下议院提问房地部,究竟有多少间一马房屋单位无法卖出。他也询问这些房屋的市值。 房地部副部长依斯迈慕达利(Ismail Abd Muttalib)表示,目前已售出3万6721间一马房屋单位,仍有1万零386个单位无法售出。 他补充,这些滞销单位总值20亿令吉。   达祖丁于是追问,倘若这些单位在接下来四到五年卖不出,一马房屋公司需要承担多少利息。 “若四、五年内卖不出,利息成本是多少?一马房屋公司被迫承担上亿万令吉的利息成本。” “与其承担这些成本,不如以更低廉价格卖出这些单位,一马房屋公司无需承担利息成本。” “如刚刚所说,20亿令吉一年的利息是10%,那就是2亿令吉。若五年就相当于10亿令吉。” “若早点以便宜的价格卖出,一马房屋公司与政府就不需要承担这些利息。拜托,要有点商业头脑!” 土著团结党亚罗牙也国会议员礼端也指出,他选区内滞销的一马房屋荒废已久。 “在我的选区马六甲的亚罗牙也,一马房屋建竣五年了却卖不出……窗户和门都不见了,各种装饰都丢了,这就是刚刚所说的成本。” “政府有何计划确保人们买到舒适的住家?我们有何计划,避免有房屋却没人买?” 对于达祖丁与礼端的提问,依斯迈仅表明政府通过“先租后买”(rent-to-own)的方式,解决房屋滞销问题。 “我们会继续这种做法。”

1 min read

首相署(宗教事务)部长依德利斯阿末上个月引述大马伊斯兰发展局研究,称日本盆舞节含有宗教元素,劝告国内穆斯林不要参与该节日活动,结果遭雪州苏丹沙拉夫丁殿下点名训斥。 如今,依德利斯阿末再重申,国内所有穆斯林不应出席日本盆舞节(Bon Odori)活动,因为根据大马伊斯兰发展局(JAKIM)观察发现,盆舞节含有违反宗教元素。 此外,依德里斯阿末更表示,我国不应允许举办售卖酒精饮料,公开向公众开放的10月啤酒节(Oktoberfest)。 “尽管非穆斯林不被禁止饮酒,但政府认为将酒精饮料当作节日,并公开向公众开放的行为,不应该被允许。” “因为酒精被认为能够破坏社会的和谐、秩序和安全,而引起社会问题。” “酒精的影响也显现在家庭暴力、交通事故、贫困、打架、健康问题甚至工作表现问题等方面。” 依德里斯阿末以书面回复峇眼国会议员林冠英的提问,有关首相对于啤酒节以及日本盆舞节(Bon Odori)的立场时指出,穆斯林受促不要参与任何非穆斯林的庆祝活动,也不要参与违反伊斯兰教义和美化其宗教教义的仪式。 他说,各方应尊重大马以伊斯兰作为联邦宗教的规则和法律。 依德里斯阿末也说,政府不阻止日本大使馆举办盆舞庆祝活动,因为这是日本社区基于他们世代相传的信仰和传统举行的庆祝活动。 “但是,政府特别建议穆斯林不要参与仪式,因为根据大马伊斯兰发展局(JAKIM)的初步研究和研究,这个节日包含其他宗教的‘模 仿’(Tasyabbuh)元素,以及违背伊斯兰教的仪式和行为。”

早前,巫统巴西沙叻区国会议员达祖丁遭党撤除最高理事会职后,即公开爆料有人曾密谋推翻党主席阿末扎希,也让大家认为巫统分裂越来越严重。 巫统副主席卡立诺丁日前在面子书上传一张该党最高领导人会面的合照,否认5名领导人分裂的传言。 他指出,外界一直指巫统最高领袖四分五裂,甚至分为官司派等说法,但事实上这传言根本不正确。 “这些照片也证明每一次5名最高领袖的会面都是和谐,并以开放的方式洽商。” “我们皆以国家与党利益为主达成共识。” 图中领袖包括巫统主席阿末扎希、署理主席莫哈末哈山、副主席兼首相依斯迈沙比里、副主席马哈兹尔卡立和卡立诺丁。 巫统副主席马哈兹尔卡立也表明,巫统没有出现分裂,他也认为,巴西沙叻国会议员达祖丁的最高理事职位被革除,是巫统最高理事会的一致议决。 他指出,巫统并没有出现各种派系和阵营,所以不能指责巫统出现分裂,这个情况没有发生。 “巫统没有危机,没有出现分裂。”  

1 min read

公务文员职工总会(CUEPACS)促政府,在国会解散前调涨公务员的薪资,否则该组织将动员公仆示威抗议。 “若国会解散前没有检讨他们的薪水,公务文员职工总会准备与公务员一起到布城示威。” 安南说,这场示威活动的诉求,包括了在大选前抑制物价。 安南此前表示,公务员目前的薪资,不足以负担日渐高涨的生活开销,这令公务员感到不满。 公务员只是在2012年丶2013年及2016年获得年度加薪。 他说,政府有能力落实该会的这项要求。 他指出,由于生活成本高涨及薪金缩水,公务员的日子日感负担沉重。 “由于物价上涨,公务员只获得两次加薪。通过职公会的研究显示,公务员的支出增加了148令吉。因此,支出的增加只相当于每年的加薪,这不是奢侈的加薪要求,只是缓解物价上涨所带来的负担。” 同时,他也捍卫民事雇员职工总会要求常年加薪及1800令吉最低薪金的诉求是合理的。 据《自由今日大马》报道,公务文员职工总会主席安南末(Adnan Mat)表示,他们多次向公共服务局提呈建议,以调高第19级至第29级公务员的薪水,惟当局没有采取任何行动。 他强调,目前的公务员薪资制度是2002年落实的,因此有必要重新评估,确保薪资制度符合现况。 安南补充,政府是时候兑现承诺,落实惠利公务员的措施。 这些建议包括:公务员的最低薪金调高至1800令吉、每年两次涨薪、更全面公平的退休制度。 除此之外,他也要求政府给予公务员各种工作津贴、峇迪与其他民族服饰津贴、立即填补行政助理职务空缺,并且将行政助理命名为文书官员。

在两年前爆发的“喜来登政变”,曾联同国阵等政党推翻希盟政府的土团党主席慕尤丁,如今被揭曾与前首相敦马哈迪会面,并讨论与斗士党合作事宜。 根据报道,尽管慕尤丁曾在任相时以党主席的身份开除当时的土团党总裁马哈迪,进而导致两人的关系一度决裂,但如今两党不排除在来届大选时合作。 当中,斗士党主席慕克里今日透露,慕尤丁近期曾会晤其父亲兼该党总裁马哈迪,以探讨两党在下届大选合作的可能性。 他进一步表示,慕尤丁和马哈迪是在约两周前,即柔佛州选后时见面。 “当时慕尤丁在柔佛选举后的约两周前见马哈迪。他要求会面,马哈迪同意见面。”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慕尤丁和马哈迪自喜来登行动以来的首次正式会面,因为他在喜来登行动期间,革除创党人马哈迪的党籍。 根据报道,慕克里也声称,为了国家,斗士党愿意既往不咎与土团党合作。但他强调,斗士党仍未就此做出任何决定。 尽管如此,除了土团党,慕克里也表明,其它在野党也献议下届大选跟斗士党合作。 然而,马哈迪昨天亲口否认了,即斗士党正与团结党和伊党筹组政治联盟的传闻。 他昨日解释,由于跟其它政党的基本斗争路线不同,斗士党更倾向单打独斗,但他未排除跟其它在野党合作。

祖国斗士党主席兼前首相敦马哈迪说,斗士党在本次柔佛州选举中惨败,是因为没钱买选票。 根据阳光日报报道,马哈迪今日分派斋戒月物资予20名浮罗交怡岛居民后,受询及斗士党在柔州选举惨败的原因时这么回应。 “在柔佛,我们大败是因为我们没有钱,某些(政党)是派钱收买选票。” “当我们打电话要求选民投选斗士党时,该名选民还反问:要给多少?对方说,巫统给200令吉。” “我们说,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我们没钱,但我们是为民族、为国家而战……结果他不投我们。他们眼中,只有200令吉。” 无论如何,马哈迪表示该党仍会在来届全国大选中派员上阵。 “我们要让人民知道,斗士党不是为了找钱而战斗;其他(政党)或许是为了要当候选人,要当部长,要钱。”

1 min read

国会公共账目委员会(公账会)将于4月中旬,针对MySejahtera应用程序的开发及采购展开调查。 公账会主席黄家和发表文告说,公账会将针对有报道揭露,政府以超过3亿令吉的价格,遴选一家私人公司管理MySejahtera应用程序。 他说,公账会首先将传召财政部长查夫鲁和卫生部长凯里出席听证会,以给予解释。 “听证会的时间和日期将在近期内公布。” 他指出,除了遴选私人公司和费用的事宜外,公账会也将要求政府解释关于民众的隐私问题,以避免民众的个人资料被不负责任方取用。 “公账会认为,MySejahtera应用程序的问题必须在公账会透明地做出解释,以照顾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黄家和续说,公账会去年12月1日提呈到国会的采购与冠病疫苗采购报告时,曾指出MySejahtera应用程式的开发商研发初衷是履行企业社会责任(CSR),政府不应在其企业社会责任项目期满后支付费用。 “有鉴于MySejahtera应用程式已经成为我国卫生系统的一部分,政府应该接管该应用程序,就不会产生额外费用的负担。” “除此之外,公账会也得知,2021年11月26日的内阁会议同意批准卫生部以直接谈判的方式委任MYSJ私人有限公司重新落实采购MySejahtera应用程序,而卫生部必须对所委任的公司进行尽职调查(Due Diligence)。” 他说,与此同时,公账户也质疑MySejahtera的拥有权如何从KPI Soft Malaysia私人有限公司转至MYSJ私人有限公司。 https://youtu.be/7Syehyl0_iA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