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5,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1 min read

于今天下午位于彭州新邦波赖来往金马仑路段发生土崩事故当中,在经过消防员展开施救近8小时候发现,1辆罗里、休旅车和轿车被被掩埋。 根据媒体报道,消防员今晚在经过施救后数小时发现,一辆休旅车内的一名华裔男子和一名巫裔罗里司机被活埋,被救出来时已发现身亡。 报道指出,消防员聪下午5时30分左右已发现受困罗里踪迹,但由于挖掘工作不能动用挖掘机。 随后,由消拯人员进行人力挖掘,但因为山泥崩塌下来时罗里被推至侧翻,因此在事发后7小时,消拯人员顺利从罗里救出掩埋在土下的罗里司机不幸已宣告身亡。 根据报道,大约到了晚上10时,一辆载菜罗里的司机莫哈末哈菲克(31岁,来自角头)遗体被抬出现场。 此外,消防员的搜救行动展开至晚上9时55分左右发现,休旅车上一名年约50岁的华裔男子。 但经过医护人员证实男子已身亡后,目前其遗体正安排抬出土崩现场。 根据消拯局消息,这起土崩事故发生在此宗土崩事故发生在新邦波赖来往金马仑路39公里路段。 当中消防员在下午1时44分接获投报后已即展开救援,行动中共动员121人参与救援,其中包括31名消拯人员、13名消拯局特别策略救援行动小组(STORM)队员、33名警员、11名大马天灾特别拯救队(SMART)队员及工程局等。 截至晚上10时,消拯局已确定被掩埋的罗里是上山方向第一辆被掩埋,尾随其后的是休旅车,另一辆资料未详的轿车则是最后一辆。 另一方面,霹雳州总警长米尔法立达拉也透露,警方是从被困者的雇主那里获知被困者的身份,惟至目前为止,被困者的情况仍未明。 “根据初步调查,一辆载著金马仑高原蔬菜的罗里,涉及这起土崩事件。” 他表示,救援队目前正在使用挖掘机挖掘泥土以救出被困者。 另外,近打县公共工程局也发文告指出,在新邦波赖至金马仑蓝谷的联邦公路FT185第27段完全关闭,暂时不能通车。 “由于目前持续大雨后引发土崩,因此上述路段将暂停开放至另行通知为止。”

1 min read

令人闻风丧胆的新型南非变种病毒Omicron终于在新加坡被发现了! 根据新加坡卫生部,该国证实有两名旅客从南非入境新加坡新时被发现感染2019冠状病毒的Omicron变种毒株。 根据文告,这两名旅客正是新加坡籍公民和永久居民。 “根据初步确诊,他们两人是在昨天(1日)入境新国,一抵境后就已经立刻被隔离。” “然而,在今天的初步确诊感染奥密克戎变种毒株,但目前没有证据显示出现任何社区传播。” “而两宗确诊病例都是从南非约翰内斯堡搭乘新加坡航空公司的SQ479班机入境新国。” 此外,文告也指出,被列为第271487例的44岁永久居民男子,他是从莫桑比克出发,到南非转机到新加坡。 “他是在29日于莫桑比克接受的离境前检测结果呈阴。” “至于第271598例的41岁新加坡籍女子,她则是从约翰内斯堡出发前往新加坡,并在本周一在当地接受的离境前检测结果也呈阴。” 据知,目前这两名患者都已完成疫苗接种,只有出现咳嗽和喉咙沙哑的轻微症状。 “目前,他们正在新加坡国家传染病中心的隔离病房进行康复。” 文告也表明,他们是在抵境时接受聚合酶链式反应检测 ,随后立即被送到居家通知指定设施等待检测结果。 “一旦确诊,他们就被送往国家传染病中心。” “结果,他们的PCR检测结果探测到“S基因靶标失效,这也意味着他们可能感染的是Omicron变种毒株。” 文告也指出,目前新加坡国家公共卫生实验室正在进行全基因组排序,确认他们所感染的毒株。

由于吉隆坡市足球队时隔32年再次夺得大马杯冠军,于是联邦直辖区部长沙希旦在昨日宣布,三个联邦直辖区周五(3日)放假一天。 然而,面对着唯突如其来的宣布使得吉隆坡地区的国会议员纷纷在国会下议院向沙希旦开炮。 根据报道,数名反对党国会议员在会议厅上,要沙希旦解释为何突然宣布的公假是否得到内阁批准,以及商业领域临时取消的活动面临损失数额。 当中,行动党士布爹国会议员郭素沁在参与直辖区部2022年财政预算案委员会阶段辩论质疑沙希淡,指其突然宣布公假已打乱商家和银行的营运,以及学校的规划。 “吉隆坡是首都城市,宣布公共假期需要谨慎,不是每个人喜欢足球。” “部长要奖励吉隆坡市足球队员可以换另一种方式,提供奖品即可,而不是引起诸多的怨言。” 随后,行动党甲洞国会议员林立迎则要求部长列明,突然的公假工商界面临的损失数额,学校取消考试,以及取消峰会会议,甚至法庭审讯被迫推迟。 “吉隆坡高庭、纳闽推事庭,飞机航班行程,酒店等,损失是否由部长承担?” 此外,林立迎认为,部长要奖励足球员,应给予奖金奖励。 另外,行动党泗岩沫国会议员杨巧双也询问沙希旦,指其宣布是否达到内阁同意,因为人力资源部长对“公假”的声明与直辖区部长宣布相左。 尽管不少国会议员质疑沙希旦的举动,但他在诚信党莎阿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辩论时,站起来反问卡立沙末:“你要假期吗?” 卡立沙末打趣说:“我心领(你宣布)公共假期,但是少于24小时的宣布,合适吗?” 此外,卡立也认为,仓促的宣布公假引起负面影响,国家银行已经宣布直辖区银行于周五如常营业,所以他质疑周五的假期是否会延伸更多问题。 尽管被围剿,但沙希旦依然坚持自己原来立场,同时用网民做“挡箭牌”。 “若我现在上面子书,(不难发现)大部份联邦直辖区的居民都支持我提供他们假期。” “而且,所有国会议员都很兴奋,甚至是(诚信党沙亚南国会议员)卡立沙末也很兴奋。” 对此,沙希旦也嘲讽,那些不懂足球的人也该理解到,吉隆坡市足球队这次胜利意义重大,毕竟该球队32年来首次夺得大马杯。 “这是非常有意义的,再加上,我们是在吉隆坡获胜。” 他也强调,自己在宣布放假以前,已取得首相沙比里和政府首席秘书的批准。

1 min read

位于雪州赛城斯里布特里女子寄宿学校(Sekolah Seri Puteri)继在昨天有60多位师生不幸确诊新冠肺炎,在雪邦县卫生局从昨日起开始进行大规模筛检后发现,截至今天下午3点,已鉴定139名教职员和学生确诊冠病。 根据雪兰莪卫生局局长沙阿里,他今日发文告证实上述消息,并透露筛检程序会持续至明天(3日)。 他指出,截止目前筛查累计为946人,当中涉及849名学生、59名教师和38名职员。 “确诊病例累计139人(114名学生、15名教师和10名职员),他们全都属于第1和第2A阶段(有症状但低风险)患者,情况稳定。“ “所有确诊病例将送入沙登农业博览馆(MAEPS)低风险隔离及治疗中心,而紧密接触者则将安置在政府隔离中心。” 此外,他也提及,昨天县卫生局也筛检该校240名即将回家的学生,鉴定65宗确诊病例。 “然而,在今天继续筛检后,截至上午筛查523人中,再鉴定65宗新增确诊病例(43名学生、13名教师和9名职员)。 此外,沙阿里也表示,该校于11月24日爆发一个合计8名师生确诊的簇群,卫生部于11月29日通报并取名“打昔道簇群”(Kluster Persiaran Tasik)。 “当中有6名学生目前在MAEPS低风险隔离及治疗中心隔离,另2名教师则居家隔离。

在上个月由于不满沙巴行动党党选改组成绩而宣布退党的党顾问黄仕平退党不到两周的时间,如今就有传沙巴行动党依罗布拉州议员张克骏也开始思考其在党内的前路。 根据报道,张克骏或随着黄仕平离开行动党,但他强调,这得视行动党的表现而定。 报道指出,张克骏宣称,面对党内问题及近期党选结果,包括他与数名行动党代表落选州委,是导致他们不满的因素之一。 然而,去年在州选举中守土成功的张克骏并没有透露他要退党的意思。 张克骏说,“我目前还在行动党。但是,我在等着看党是否会采取措施纠正这些问题,以及新委员会的表现如何等。” “如果他们什么都不做,我就会考虑我的下一步行动。” 前亚庇区国会议员兼州代表黄仕平于11月22日宣布退党,原因是对党选结果感到失望。 除了黄仕平,其他在党选中落败的州执委包括亚庇国会议员和前沙巴行动党秘书陈泓缣、甘拜园区州议员珍妮拉欣邦以及前上议员阿德里安。 沙巴行动党州委新届领导层,由丹绒巴拔区州议员潘明丰当选州主席。

随着我国的新冠肺炎疫情有好转的迹象后,如今有大部分国人已开始逐渐放松警惕,结果导致悲剧的发生。 来自雪州加影的一名年约40岁的女理发师,日前疑是被一名有染疫症状的顾客跑去剪头发,结果不幸确诊后还感染给了自己8岁就读小学二年级的孩子。 对此,行动党无拉港消毒队长李凯鸣于今晚在面子书发帖文批评有关客户,指后者不负责任及自私。 贴文中,李凯鸣透露,根据女业者的告知,虽然顾客事后做筛检才证实确诊,但是他却不认真看待症状问题,结果把病毒传染给女发师。 “怀疑是客户有症状后照常趴趴走,还带着病毒前来理发洗头。” “结果,当老板娘在员工确诊后,再三的追问客户,事因当天顾客到来时,有些伤风。” “然而,在老板娘的积极追问下,这名顾客才承认,自己来按摩洗头的那一天淋到雨有些感冒。” “他也是在之后做检测才懂自己确诊的…” 对此,李凯鸣直言,这名顾客的行为属非常自私非常要不到的行为。 他也表示,为了安全起见和负起了社会责任,目前老板娘决定把发廊关闭两个星期也做了消毒。 “所幸,老板娘和另外两个员工验了都没事,虽然他们报告呈阴性但他们还是居家隔离10天。”

1 min read

由于吉隆坡昨晚在大马杯决赛晚上开踢后,以爆冷门的姿态捧杯,对此身为联邦直辖区部长的沙希旦宣布,直辖区将在本周五(12月13日)列为特别假期。根据报道,吉隆坡市队昨晚以2-0爆冷打败对手柔佛JDT队,即时隔32年再次夺得冠军。为了欢庆这项喜讯,沙希淡于傍晚间发文告表明,本月3日为吉隆坡、布城及纳闵联邦直辖区的特别公共假期。“昨天的胜利是吉隆坡市足球俱乐部时隔32年取得最好的成绩,即赢得马来西亚杯,而上一次夺冠已是1989年。”“因此(联邦)政府同意,宣布2021年12月3日星期五为吉隆坡、布城和纳闽的额外公共假期,以欢庆吉隆坡市足球队夺冠。”“此外,联邦直辖区部是援引1951年公共假期法令第9(2)条文,宣布上述额外公共假期。”“这也是基于吉隆坡市队在大马杯决赛,时隔32年再次夺得冠军,因此这项特假是恭喜吉隆坡市阔别32年后,勇夺2021赛季百年大马杯冠军。”根据沙希旦,他今日也在面子书透露,自己身为联邦直辖区部长,他将准备礼物给球员,恭贺夺冠。“吉隆坡市队的球员将获得礼物。我将在不久之后邀请他们。”根据报道,创办于1921年的马杯迎来百年赛事,吉隆坡队在历史上曾第4次夺得马杯冠军。

1 min read

大马杯决赛在昨晚开踢后,吉隆坡市队在不被受看好的情况下,以2-0爆冷打败对手柔佛JDT队,时隔32年再次夺得冠军。 根据报道,三位前与现任联邦直辖区部长都有出席观看本次赛事。 然而在吉隆坡队伍以爆冷门的姿态拿下冠军后,两名前任联邦直辖区部长卡立沙末与安努亚慕沙获得赛事司仪点名捧杯,却一时“忽略”了现任部长沙希旦,进而导致他显得酸溜溜。 随后,沙希旦今天在面子书贴文表明,昨天吉隆坡市球员捧杯时,大会司仪没有邀请他一起庆祝。 “昨天我到场看吉隆坡市队对垒JDT队。吉隆坡市队成为冠军,恭喜。” “但是,司仪没有邀请我下场。司仪也没有提到我的名字,那不要紧。” 贴文中,沙希旦也指出,自己身为联邦直辖区部长,他将准备礼物给球员,恭贺夺冠。 “吉隆坡市队的球员将获得礼物。我将在不久之后邀请他们。” 报道指出,卡立沙末也因此出任吉隆坡球会(KLFA)主席迄今,而安努亚慕沙则是吉隆坡市足球俱乐部(KL City FC)主席。 然而,在吉隆坡市昨晚夺冠后,卡立沙末与安努亚慕沙皆在社交媒体发文恭贺球队。 此外,两人也有到场支持,并在球场上与球员一起庆祝捧杯,而三名前任与现任部长也有在体育馆内合照。

1 min read

前首相纳吉日前在面子书指控土团党主席慕尤丁表示该党恶人先告状,因为他们借机攻击巫统副主席沙比里,但事实上他们才是必须为商品涨价负责的一方。 纳吉也指控,目前土团党在谋划一场政变,以国盟主席慕尤丁取代沙比里重新任相。 针对此事,土团党今天开腔炮轰纳吉表示,“土团党利用物价上涨课题攻击沙比里以让慕尤丁重返首相职位”言论属污蔑。 根据土团党宣传主任旺赛夫,他认为这是纳吉为了转移SRC贪腐案件的伎俩。 “纳吉指土团党正在策划推翻首相,没有这回事,这是诽谤。” 贴文中,旺赛夫还嘲讽纳吉说,并非每个人都如他那样推翻别人。 “这样的诽谤出自纳吉之口难道不奇怪吗?这是一位经验丰富的人说的话,他和他的同事一起推翻首相(慕尤丁)。他认为每个人的行为都像他吗?” “物价上涨已经成为人们讨论和关心的严肃话题。纳吉应该拿出解决方案,而不是指责人民。” “这也许是纳吉为了12月8日的SRC上诉案转移视线的伎俩。” 此外,旺赛夫更重提“蕹菜论”来调侃前者别推卸责任。 他形容,纳吉当年任相在人民哀叹物价上涨之际,声称蕹菜跌价的旧事来调侃后者。 “谈到物价上涨,人民肯定记得纳吉和蕹菜的故事。试看谷歌……” “纳吉不必再胡言乱语地归咎他人了。立即寻找解决方案。还是,其实(他)试图转移视线,因为12月8日快到了。” 根据报道,纳吉曾在2014年声称,指蕹菜跌价的言论沦为网络笑柄,除了遭到批评也吸引国际媒体的关注。

由于多次被吉打州公开追讨“租借费”,身为槟州行政首脑的曹观友首长终于忍不住今天在槟州议会发飙,态度坚决的向吉打大臣沙努鲁放话“休想会吉打一分一毫”。 根据报道,向来有“好好先生”之称的曹观友,他今日突然在州议会发飙,并呼吁全体槟州议员誓死捍卫槟州主权,坚决不向吉打支付任何费用。 事缘,槟州议会反对党领袖末哈莫尤索夫在州议会上询问曹观友,指是否有历史清楚记载有关“槟城是否属于吉打”的证据。 对此,曹观友回应重申,基于槟州是我国拥有主权的州属,因此州政府没必要考虑吉打州政府的任何索偿要求。 结果,此话一出随即引起州议会内所有州议员拍桌子热烈响应曹观友。 随后,曹观友透露,自己在上周二首相与州务大臣和首席部长的会议中,沙努西并没有提及要向联邦政府要求每年1亿令吉的槟城租赁特许权使用费。 “由此可见,可见沙努西只敢通过媒体隔空喊话,他却从不敢在正式的会议上提出无理要求。” 对此,他挑战沙努西,如果认真要索取租赁费,就应该正式致函中央政府。 “因为自1900年以来,就不曾有人提出“槟城属于吉打”的说法,此事毋庸置疑,但是如果有大学的专家学者想针对此事提出任何看法,我也会无任欢迎。” “如果追溯到更早,他们可探讨佛教和兴都教对北马的影响。” “因为根据现有法律,在1957年大马独立后,联邦宪法也阐明吉打及槟城为个别州属,这是不容置疑的。” 根据沙努西,他曾在较早前表明,吉打州要向联邦政府索取每年1亿令吉,作为租借槟城的特许权使用费,这是要求联邦政府每年支付吉州政府1亿令吉,作为履行19世纪时期,英殖民政府承诺每年支付吉州租借槟城的特许权使用费的协议。 他也表示,根据1786年的协议,英殖民政府每年须向吉州苏丹支付一万西班牙银币租借槟城,但至今已235年了,在货币率大调整下,照理租金也需获得调整。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