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0,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1 min read

土团党前总裁兼前首相敦马哈迪今日承认,近日来有来自土团党的领袖亲自来找他,并开腔向他表明该党有意让他重新回巢。 尽管如此,马哈迪也表明,他当时已果断拒绝了后者的这项请求,并说明他无意要重返由慕尤丁领导的土团党。 他表示,基于自己无法接受要让前首相纳吉“复活”的事实,因此他认为,如果接受回巢土团党的话,这将会是对人民的一种背叛。 “他们来找我,要我重新加入土团党,但我则要求他们离开,加入我们(斗士党)。” 他透露,这些邀请自己重新加入土团党的领袖,都是与自己共同创立土团党的“旧人”。 “我告诉他们,选择支持慕尤丁任相是因为可以当部长。” 他也否认,自己是一手策划让慕尤丁担任首相的幕后黑手,并表明这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他说:“有人说是我自己在幕后进行操作,也有人说这一切都是马哈迪超人所策划,决定谁下台。” 马哈迪直言:“这些全部都是在胡说八道!因为我自己也是其中一个受害者。“ “当时,他们背叛希盟要组建新政府事,开腔要求我担任首相,但我果断拒绝了。” “我说,我绝不能和纳吉合作,但是,慕尤丁却告诉我说他可以,然后我就说‘你可以就拿去吧’!” 他也表示,在509当天,人民投选他是因为要推翻纳吉,但如果接受那么这无疑是对选民的一种背叛。 “所以,当时我不能这么做,我只能拒绝。” 另外,马哈迪也直言,在来临的全国第15届大选,斗士党不会与任何在野党结盟,因为他认为,一旦该党和反对党“绑在一起”就很有可能会吃亏。 “我们不会与反对党结盟,可能我们会与一两个理念相同的政党签订选举协议。” “换句话说,我们不想将自己束缚于反对党或执政党。” 他表示,反对党都有自身的问题,因此如果自己和反对党捆绑在一起,可能会造成吃亏的情况。 “所以,我们不想和任何人绑在一起,因为我们是自由的,或许我们会与没有偏帮任何一方的政党有一些合作。” 正当被问到所谓的“选择没偏帮任何一方的政党”,是否是指沙巴民兴党时,马哈迪则拒绝作出正面回应。 “民兴党或者是大马民主联合阵线(MUDA),但是MUDA也一样(不获注册)。”...

1 min read

政府昨晚发出指示,要求所有被“动态参与热点识别系统”(HIDE)鉴定为潜在热点的地点即日起关闭3天,使得慕尤丁成为马来西亚历史上最糟糕的首相。 政府在没有考虑商业机构,特别是中小型企业所面对的严重财务损失,于最后一分钟发出指示,是不负责任的做法。 在实施此措施的过程也出现双重标准,被列入HIDE名单的公共交通站点将会持续运作,但站内的店铺则需关闭3天。 政府需弄清楚,感染源究竟是站内的店铺还是公共交通站点本身?政府没理由仅因为附近的店铺出现新冠确诊病例,就一并关闭没有病例的店铺。 此外,HIDE系统似乎在惩罚那些服从指示及提供数据的企业,却放过那些因不遵守指示而不在数据库里的企业。 国盟还是不愿承认,是他们的无能导致马来西亚成为亚太地区人均感染率最糟的国家。吉兰丹、槟城和砂拉越此前还是绿区,如今却已成为新的感染热点。 越战使越南变得支离破碎,但越战结束仅40年,越南国内生产总值在去年就超越了马来西亚,使首相慕尤丁蒙羞。 而印尼敦促其国民以马来西亚疫情为鉴时,更是让我国感受辱。 尽管我国过去存在许多缺失,但至少所有人都承认我国相较于印尼,具有更好的服务和治理水平。 即便我们是反对党,但我们也不大相信印尼在对抗和管理新冠疫情上竟做得比我国好。在慕尤丁领导的无能政府下,越南经济已超越我国,而印尼则以我国作为对抗疫情失败的例子。 其实,国盟政府正是问题所在。防疫标准作业程序的朝令夕改、政策U转、执法双重标准和“半桶水”的建议,这一切都无助于我国遏制新冠疫情。 从部长的喝温水可杀冠病的言论,到执法出现双重标准,即违反限制行动令条例的VIP贵宾获宽待或逍遥法外,但普通人民却被严惩;如今,则有一名副部长在宣扬阴谋论。 团结部副部长郑联科昨日在推特发文,错误地将微软创办人比尔盖茨与新冠疫情串联在一起,指这场疫情是经过策划才发生的。他今日特别澄清其推文的意思。 郑联科难道就没有比听取阴谋论更应该要做的事了吗?作为一名副部长,郑联科难道不是应该将每分每秒放在如何提高疫苗接种率,以对抗新冠疫情吗? 在责怪人民加剧疫情后,想必郑联科已用完了点子,只好将注意力转移到比尔盖茨身上。 慕尤丁保护这些表现不佳的部长,并无助于对抗新冠疫情或加速全国2019冠病疫苗接种计划。 我国疫苗接种速度仍十分缓慢,目前不到一百万名国人或只有3%人口至少接种了第一剂疫苗,这使得我国将无法在今年12月达到为我国3200万人口的80%接种疫苗的目标。 按照目前速度来估算,我国需要至少3年的时间才能为80%人口接种至少一剂疫苗。 慕尤丁会否在这3年里继续担任首相职位将变得不再重要,因为我国经济届时已完全崩溃。 ——民主行动党秘书长兼峇眼区国会议员林冠英于2021年5月9日在吉隆坡发表的文告

1 min read

全马来西亚只有雪兰莪,槟城和森美兰州在希盟的执政下,短短数年内不仅没有亏钱,反而还年年赚大钱。 口说无凭,有证据证明才是最实际。 今天,森美兰州务大臣兼森希望联盟主席阿敏努丁在执政3周年之际表明,希盟自从在2018年的执政森州后,希盟当年的竞选宣言,如今州政府已经兑现90%。 他通过文告指出,希盟得以在森州当政府全靠人民的委托,政党只能通过选举获得人民的委托后才掌权。 他说,政权要稳定的要诀是专注确保廉正。 “我们也要加强各方的和谐,州的福祉很依赖和谐。” “3年了,希盟一直致力兑现承诺,而在掌权以来森州的储备金突破10.6亿令吉,这证明了我们能够做到最好。” “我们的承诺都没有被遗忘,人民勇敢做出改变,我们必须捍卫。” “为了答谢人民,我们会继续忠于委托,不会背叛人民。” 以下是希盟执政森州短短3年,就创下了史无前例的政绩: ——【理财有方,储备金暴涨】 不贪不偷,储备金暴涨!森州国阵经营60多年,其2018年储备金只有区区的6亿8770万令吉。希盟接管后在2019年就上涨至8亿9880万令吉,然后在2020年就暴涨至10亿2000万令吉!!短短两年增加逾4亿令吉。 森州政府储备金逐年上涨,这显示廉洁的州政府理财有方,储备金获得州政府妥善管理,也间接粉碎外界指希盟政府掏空前朝国阵政府留下的储备金谣言。 ——【廉洁政府,外资有信心】 希盟管理下,2020年投资额,森州历史上最高。 2017年,森州投资总额只有区区的14亿1000万令吉。 希盟执政后,在2019年增至36亿8000万令吉,进而在2020获得高达79亿令吉的投资额。是森州有史以来,获得最高的投资额。 这证明外资对于森州希盟政府廉洁管理有信心,不巧立名目向外资敛财,自自然然,他们就会在森州投资。 森州希盟政府对此并不自满,设下目标,希望在励精图治下,设下明年招收投资额100亿的计划。 ——【森州居者有其屋】...

1 min read

明天就是政府禁止民众跨州越县,为期四星期的禁令的开始,然而政府却在这个时候接获民众投诉,指必须获取警方批准信才准通行到医院或诊所治疗。对此,今天政府正式议决,凡是有医生预约及排期治疗的患者只需出示预约卡即可通行。高级国防部长沙比里今日表示,基于取得警方批准信对一些必须定期治疗患者如癌症和肾病患者是种困扰,因此政府决定,只要患者出示预约卡即可通行。他提醒国人,每到一处必须签到或登记名字,目前违反这项标准作业程序(SOP)人数超过其他罪行,显示国人在前线人员积极抢救新冠确诊患者时却疏忽SOP的重要。他直言,如果民众不遵守SOP,这将会导致执法当局难以在确诊病例后追踪密切接触者,甚至为他人制造问题。他说:“这也是为何政府一直重视遵守SOP,因为它能遏制疫情扩散。”另一方面,全国总警长沙克尼证实,从明天开始,凡是要跨州和跨县上班及经商者,只要手中持有贸工部信和公司信(或职员证),便可顺利通过警方的路障。他表示,基于紧急事务、基本服务领域、教育、医疗、商业相关事务的人士,及远距离夫妻,则就必须前往警局申请跨州出行。他也强调,所有之前需要警方批准的跨州远距离出行的活动包括紧急事务等,都需向警方申请。“而上班人士和预约看医生者,只要持有相关证明和信件,便无需再向警方申请出行许可。”另一方面,国际贸易和工业部今日也澄清,在MCO期间民众若要跨州越县上班工作的话依然可以出行,而且也不需要获得警察的许可。根据贸工部今早发的推特显示,民众只需要工作许可或工作证以及贸工部的信函,就可以跨州或跨县上班。“事实上,出于工作目的跨州县并不需要警察的信函,因为只要有贸工部的证明信和雇主的证明信或工作证这两项就足够了。”“而且,贸工部的信函不需要任何来自警方的批准印章。”

1 min read

国盟政府分别在3月和4月时曾表明,不会再度在全国实行限行令(MCO),只会在新冠肺炎疫情较为严重的地区实行。 然而,面对高级部长沙比里最近一直宣布各区实行限行令的举动,前首相纳吉今日直言,促沙比里别再独自承担这个责任。 根据纳吉面子书,他说明慕尤丁曾承诺不会在全国再实行MCO,但是身为国防部高级部长的沙比利就要时常“上电视”,而且还每天宣布不同的地区实行MCO。 他点名沙比利问道:“难道你不会累吗?不如下来休息吧。” 他指出,国盟政府之所以不同时宣布,而是分批宣布在不同的地区实行MCO,那是因为慕尤丁曾在今年3月和4月,多达两次保证政府不会再全面实行MCO。 “所以,国盟政府就一个接一个地宣布,一开始是沙巴,接着是吉兰丹、吉打、登嘉楼、雪兰莪、柔佛、霹雳、槟城、彭亨等等。 “后来,直到昨天宣布在开斋节全国禁止跨州县。” “所以,如果是用一点接一点的方式,我真的看不出国盟有实现了承诺。” “沙比里,你身为国家安全理事会(MKN)决策的发言人一年多了,难道你不累吗?”

1 min read

为了配合“509”改朝换代的日子,今天希望联盟正式宣布成立9个特别委员会,由各党重量级领袖领军,在来届大选力抗在去年2月夺走中央执政权的国民联盟。 这份文告是由希盟3党,即公正党总秘书赛夫丁,诚信党总秘书哈达南利和行动党组织秘书陆兆福所联合发布。 根据文告,希望联盟在509大选迎来首胜的3週年纪念,已决议成立9大委员会,策划希盟的各式政策。 而这9个委员会分别是:教育委员、卫生委员会、经济委员会、安全委员会、性别委员会、青年委员会、生活开销委员会、法律委员会和资源流动委员会。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已在去年宣布退出由前首相马哈迪创办的国家斗士党的前教育部长马智礼,希盟委任后者出任教育委员会主席。 至于卫生部前部长祖基菲里阿末,他则是卫生委员会主席。 文告指出,在2018年5月9日的大选,由马哈迪领导的希盟,成功借助民众的力量撼倒老树盘根的国阵政权,为马来西亚历史掀开新的一页。 “3年前,选民一起目睹马来西亚迎来首度政党轮替,全国欢腾,惟执政不到2年,希盟受到背叛者和投机分子出卖,组成了“后门政府”。 另外,他们在文告中批评国盟,尽管已没有能力领导这国家,但在政治方面这是一个有欠稳定的少数支持政府。 “他们也促使国家经济黯淡、欠债累累、流失外国投资者,甚至使国内失业率上升。” “在公共卫生方面,无论是执行新冠疫苗计划或者各式行动管制令,政府都展示了他们的失败与软弱。” “在执法方面不仅持有双重标准的态度,还发布不断引起混淆的标准作业程序(SOP),再者政府宣布的紧急状态,根本无法控制疫情,而且还越来越糟糕。” 希盟也直言,人民一直寄望著政府带来改变,但对方差劲的执政能力,也不代表希盟就此强大起来。 “对此在此宣布成立相关委员会,策划希盟的各式政策。” 文告还指出,除教育和卫生委员会已有主席人选,其他委员会主席人选则委员们召开首次会议后,宣布主席人选。 而有关委员会也可以纳入更多专业人士或者适合的人选后加入。 此外,他们也狠批国盟抗疫失败,并表示希望3年前的胜利,可以激发希盟改变以迎接来届大选。 “随着国家债务增加、外国投资者流失和失业率攀升,国家的经济持续颓靡不振。” “在公共卫生方面,如果你看看疫苗接种计划的缓慢进度和限行令标准作业程序的混乱,就会知道这个政府抗疫无能。” “政府一次又一次的错误深深困扰着我们:双重标准的高额罚单、一再更动的标准作业程序、没有必要的紧急状态,不但无法控制疫情,反之导致疫情恶化。”...

1 min read

近日来,社交媒体上流传着一则视频显示,一名本地著名的马来摇滚歌手拿督阿威(Dato Awie)在出席一场公益表演活动时,没有戴上口罩与多名男子围聚在一起,举手欢唱。据了解,这个公益活动是于今年4月30日,地点位于甲市区汉都亚路一间酒店所举办。根据长达42秒的视频显示,阿威在没戴口罩的情况下,与出席者围聚在一起唱歌,结果被网民指控已违反政府所订下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针对此事,马六甲刑事罪案调查组主任苏克里透露,警方将针对此事召见对方及其他参与者以协助调查。他表示,警方是在今午12时43分接获一宗投报,指有关该名公众人物违反防疫标准作业程序。“因此,警方将援引1988年预防和控制传染病法令第21A条文,以及2020年防范及抑制传染病条例(疫区内措施)第18条开档调查此事。”“此外,警方将召见有关涉及的人士到马六甲中央警区录取口供。”他也指出,在警方调查完毕后,也会把此分报告交给马六甲检察署,以展开下一步行动。“无论如何,警方暂时只接获一宗投报。”另外,他也呼吁目击证人前往警局,提供警方相关资料。他也借机提醒民众,务必严格遵守标准作业程序,否则或将面对法律制裁。

在去年被自己创办的土团党革除党籍的前首相敦马哈迪今日表明,由自己一手创立的这个“小党”将在第15届大选后失势,而土团党主席慕尤丁也将永远无法继续任相。 他直言,就算土团党能够赢,也依然会没有足够的多数席位,因此慕尤丁已注定无法继续担任首相。 “这是因为,其他政党不再需要依赖土团党组成政府。” “到时,土团党将无法组建成一个强大的政党,一旦他们在来届大选失势,慕尤丁即使胜选也无法成为首相。” “这是因为,其他人不再需要依靠慕尤丁以组建政府,若他们组成政府,也不会给慕尤丁任相。” “因此,慕尤丁的首相职务,也将随着选举的到来而结束。” 至于伊斯兰党,马哈迪表明,他相信哈迪阿旺领导的伊党无法在来届全国大选成为“造王者”。 “伊党不会成为造王者的,因为他们的势力只集中在吉兰丹和登嘉楼,伊党有雄心壮志。” “但是,他们也意识到自己不能独立组成政府,他们可以加入联盟以组建中央政府。” “如果他们真的能拿下吉兰丹,登嘉楼,甚至是吉打,就已经很满足了。” “对于伊党而言,这就已经足够了,伊党不想成为中央政府,但靠他们自己不能成为中央政府,他们知道,这也是伊党一直以来的地位。” 此外,马哈迪也认为,如今的巫统已不再像以前那样强大,而事实上巫统也已分裂成四大派系。 他直言,就算巫统再次举行党选,但只要涉及法庭案件旧领导人仍继续领导巫统,巫统就不会被人民所接受。 对此,他预言,在来临的第15届大选,没有任何政党可以赢得可组成政府的议席。 “这是因为各政党只会赢得很少席位,哪一个政党获得最多议席,该政党将会建立起少数政府。” “因此,在这种情况下,少数政府不会持久,他们会开始寻找朋友,以组成一个联盟。” “我认为第15届全国大选无法解决问题,我们发现太多政党想参选,但他们都是小党” “一个阵营如今去了土团党、一个阵营是支持党主席拿督斯里阿末扎希、一个阵营是支持拿督斯里希山慕丁和一个阵营是支持署理主席拿督斯里莫哈末哈山。” “因为那些人都不会再依赖慕尤丁领导的土团党来组成政府。”

1 min read

我国的加护病房(ICU)使用人数从前天开始就已创下新高,一共有506人须住在加护病房,并有295人需要靠呼吸器维持生命。 据知,目前全国的32家公立医院,已有超过70%的冠病普通病床已占满。 针对治疗冠病患者的加护病房是否真的真的爆满的问题,一名久未回到ICU部门的前线医生再日前就问了自己的一名医生友人这个问题,岂不知友人的回答竟然是“腾出来的床位是因为患者死了”。 这句话一出,随即引来网民的共鸣,因为这句话确确实实道出了前线医护人员的万分无奈的心情。 这位经常在社交媒体分享医学知识与观念的“Dr. Berries”今日在其面子书发文透露,自己近期主动联系了一位她离开ICU之后再无联络的旧同事。 谈话中,他们起了ICU病床是否不足的事情。 对此,Dr. Berries询问那名正在ICU治疗冠病重症病患的旧同事:“听说你的冠病ICU满了,是真的吗?” 结果那名医生回答:“假的,其实我这里还有两张空床位。” “有空床位是因为今早两个人死了腾出来的,今晚估计还会空一个”。 根据贴文,这名ICU医生的答复道出了日夜忙着抢救重症病患的医护人员心声。 对此,Dr. Berries也在文末提醒民众,别把病毒带回家给年迈的父母,他们是最脆弱的。 较早前,卫生总监诺希山已提醒,目前医院加护病房已经接近爆满,因此他呼吁各级政府及人民遵守防疫政策,确保医疗系统不会崩溃。 其中,雪州巴生谷的5所医院病床使用率都已超出原有的负荷。 另外,全国19家公立医院的2019冠病加护病床都已使用超过70%。 对此,诺希山表示:“我们呼吁所有人民,确保你遵守SOP,因为我们现在处于关键的处境。” “公立及私立医院的冠病病床及加护病床,都快要占满了。” “但愿,你们能给我们(卫生部)两个星期。”

1 min read

昨天,高级国防部长政务部长沙比里宣布,从本月10日至6月6日,全国所有未经警方批准的跨州或跨县活动,都一律不准进行。 然而,他的宣布已严重引起民众的质疑,即基于政府已下令所有办公室在周末必须关闭,那么如果民众若要跨州越县工作要到哪儿取得工作证明信函。 针对网民的疑问。国际贸易和工业部今日澄清,在MCO期间,民众若要跨州越县上班工作的话依然可以出行,而且也不需要获得警察的许可。 根据贸工部今早发的推特显示,民众只需要工作许可或工作证以及贸工部的信函,就可以跨州或跨县上班。 “事实上,出于工作目的跨州县并不需要警察的信函,因为只要有贸工部的证明信和雇主的证明信或工作证这两项就足够了。” “而且,贸工部的信函不需要任何来自警方的批准印章。” 另外,贸工部更保证,已将此事通知了警察和国家安全理事会。 昨天,沙比里昨天在文告中也提到,政府曾警告若国内疫情恶化,将收紧所有限行令、条限令及复限令地区SOP。 而且,基于目前大马病例飙高和出现新变种病毒,吉打、雪兰莪、柔佛、槟城及彭亨州内数个地区成为红区,而被迫实施目标式限行令。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