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1, 2021

BreakingNews308

全球时事,马上追击

1 min read

尽管我国的新冠肺炎疫情单日确诊病例已有下降,但许多人依然防不胜防不幸中招。 位于吉隆坡Taman Bukit Anggerik的一家修车厂老板,在得知已完成接种疫苗的员工确诊冠病后,立刻选择关门暂停营业,同时也在第一时间联络曾与染疫员工接触的顾客,以策安全。 根据行动党无拉港特别行动队队长李凯鸣今天在面子书透露,这家修车厂的老板特别叮嘱他的团队,要求他们把自己车厂爆发感染群的案件公诸于世。 他指出,这家修车店有3名本地员工已证实确诊,而感染源头怀疑是来自要顾客群。 “老板,说做人做生意一定要对得起自己对得起人。” “因此,这家车厂老板要求我们把车厂员工确诊事件公开,希望借此可警惕更多人小心抗疫。” 他也引述业者的话表示,他们也在员工染疫后,已马上联络近期与他们有接触的客户。 他指出,目前车厂的老板已安排所有员工做检测,而获得的检测报告是其他人暂时呈阴。 “目前,修车店已自我关闭了几天了,所有员工暂时在家隔离。” “老板也透露,所有员工已接种疫苗,3名确诊员工也都属于轻微病患(第一级)。” 他表示,没人想要中招,但为了糊口所有员工都是冒着生命危险来上班。 根据李凯鸣,车厂业者也告知,他们也会在开业前再次给其他员工做检验。 “这样做是为了确保无人再被感染后才继续营业,以免再有人被感染。” 对于这家车厂老板的举动,李凯鸣也忍不住大赞对方做了一个好榜样! “一样米养百种人,我们现在已接受了与病毒共存亡(无法不接受)。” 对此,李凯鸣也警惕民众,尽管很多人怕被白眼就千方百计来隐瞒疫情,但病从浅中医,自私只会害人害己。

1 min read

随着马六甲州选即将在11月20日全面开打之后,如今各阵营已展开启动竞选活动,并陆续商讨这次应对选举的策略如议席分配等。 尽管如此,根据一名来自国阵的消息人士透露,由于这次的甲州选除了巫统之外,盟友马华和国大党也打算插一脚,并计划派员上阵马六甲州选,因此不排除若互不让步的话将会爆发内讧。 根据媒体引述消息报道指出,虽然马华在2018年大选时上阵马六甲的8个议席全军覆没,但马华这次依然要委派候选人竞选这至少8个甲州议席。 消息表示,这些议席都是该党在上届大选中输掉的议席,而马华总会长魏家祥更以“联邦政府部长”的身份和国盟成员党合作。 “如果可以的话,马华也想要捍卫其之前竞选的议席。” 此外,消息也透露,由于国阵成员党欲上阵的议席重叠,因此马华与友党,特别是巫统之间或会发生争执。 根据马华消息人士,目前国阵中央领导层必须介入州议席分配的谈判,以便成员党能达成共识。 “巫统不想牺牲议席,而且要竞选一个赢面高的议席,如果是这样的话,马华可能被迫让出议席,因为马华势力并没有巫统强大。” “除非马华能说服他们,称自己的候选人是最佳选择,且保证能取胜。” 值得一提的是,消息也指出,魏家祥有意以国盟形式合作,因为他目前是联邦政府的部长之一。 另外,国大党总秘书阿苏占也表示,该党有意上阵其传统议席,即牙力选区。 “在候选人方面,国大党必定不会随意选择,我们会从学历、经验、沟通技巧和年龄方面来考量。” “唯一的问题是,我们还未见面讨论,而任何决定都必须由国阵拍板,我们不曾抛弃国阵的合作原则。” 在2018年第14届大选中,马华分别上阵马接再也(Machap Jaya)、吉里望(Klebang)、爱极乐(Ayer Keroh)、格西当(Kesidang)、哥打拉沙玛那(Kota Laksamana)、鲁容(Duyong)、甲市区(Bandar Hilir)和文曼(Bemban)。 因此,马华也可能会因为不够巫统强而被迫放手。 无论如何,消息也指出,国阵中央领导层将插手协助进行议席协商。...

随着原任双溪乌浪州议员依德利斯哈仑为首的马六甲叛变“四人帮”表明愿意用希盟旗帜上阵这次的州选后,如今希盟主席理事会预料将在今天下午开会讨论。 根据媒体报道,多位希盟阵营的领袖今日证实,希盟中央在今天下午4点半有一场会议,并预料会讨论是否接纳这四人帮,以便让他们在下个月的州选中代表希盟上阵。 报道指出,这场会议将于雪州八打灵再也的公正党总部举行,而马六甲州选将是会议主要议程,同时也预料会谈及应否接纳依德利斯四人帮。 当中,公正党副主席蔡添强也证实,他自己将出席今日的希盟会议,参与讨论甲州州选的事务。 所谓的马六甲四人帮指的是依德利斯、原任彭加兰峇株州议员诺希占、原任直落垵州议员诺依芬迪及原任班台昆罗州议员诺阿兹曼。 当中的两人,即诺希占与诺依芬迪曾在去年喜来登政变期间背叛希盟,进而拉倒当时的希盟甲州政府。 根据报道,这四人帮在前晚受邀出席马六甲公正党的造势活动,甚至还受到英雄式欢迎。 尽管如此,此举已陆续引起希盟内部不满,一些行动党和公正党领袖已相继表态,强烈反对希盟招纳“青蛙”。 此外,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昨日也强调,行动党拒绝诺希占成为州选候选人,而公正党巴西古当国会议员哈山卡林更斥责希盟中央,处理甲州政治危机的手法和立场不当。

1 min read

尽管已接种新冠肺炎疫苗,但许多人依然防不胜防在外不小心被感染,进而导致返家后传染给家人。 一户来自柔佛新山的华裔家庭,一家三口因为父亲每天必须外出到工地谋生赚取家计,结果疑在外染疫后把病毒带回家,导致妻子和一名10岁的小孩不幸中招。 当中,行动党柔佛再也州议员廖彩彤昨日在面子书透露了此事,并说明日前其团队在接获一位民众的来电,指他53岁的朋友卢先生确诊了。 在经过了解之后,这名53岁工厂的员工因为不幸感染病毒传染家中妻儿,当中其10岁儿子因无法接种疫苗,进而导致出现发烧呕吐症状,令人感到非常心疼。 “卢先生因感觉身体不适,前天就到诊所进行PCR检测,今早被告知报告呈阳。” 廖彩彤表示,目前与卢太太和孩子在家很无助,太太和孩子都还没有进行检测,不知道如何是好。 “于是,我的团队志工马上联络了卢先生,接着把“柔佛再也居家隔离包” 和 唾液抗原快速检测剂(RTK-AG)送到他们家门口,让卢太太和孩子都进行检测。” “据我了解,卢先生为了谋生他必须每天出外工作,因此始终是防不胜防在外染疫。” “由于他们夫妻已接种疫苗,因此症状较轻,相反的他们的10岁儿子感染症状较明显。” 她也透露,卢先生已经在今天上午已带妻儿到诊所进行聚合酶链式反应检测,医生开药给男童,以便药物协助减缓病症。 “卢先生非常担忧儿子情况,因他的儿子尚未接种疫苗。因此,卢先生目前一家三口已居家隔离,我会一直跟进他们的状况,以便适时提供援助。” “不幸的是,通过自行检测后,卢先生通知我说太太和10岁的孩子也出现“两条线”(确诊)。” “由于孩子还没有获得疫苗接种,卢先生十分担心。” “我安抚了卢先生,也请他时刻检测血氧,如果持续低于95就马上求医。” 最后,廖彩彤也提醒民众,尽管目前经济领域已开放,但大家切勿掉以轻心,出门在外必须时刻保护自己也保护家人。

1 min read

大马国产威士忌“Timah”课题近日来在国内引起巨大风波,而身为执政党的伊斯兰党和一些穆斯林群体在针对此事提出强烈,更施压政府把酒厂的产品名字换掉。 针对此事,向来以调侃我国政治人物和各种话题的著名谐星林有信,今日也忍不住在面子书发帖文调侃一番。 根据林有信,他在贴文中把中国康希诺(Cansino)疫苗的名字与赌场(Casino)联想在一起,并表明两者之间的名字非常相似。 他也在贴文中附上一张图调侃Timah风波的图,并质问这款疫苗由于与英文字“赌场”相似,因此而质问是否也要换名, 他写道:“哈哈,够力咯!Cansino这个字体看起来像Casino(赌场),这也会让人混淆的。” “看来,我回要求在这14天内换名字了。” 贴文中,林有信也标签着:“lawakbodoh ”(美丽的愚蠢)#onlyinmalaysia(只发生在马来西亚) 截止目前为止,林有信的这则贴文获得大批网民的认可,并一共获得约4000多个赞,数百条留言。 众多网民也纷纷认可他的贴文,并留言写道:“马来语是国家官方语言,每个人都必须要学不针对种族宗教,但为什么以马来语来为一个产品取名却被认为是针对某单一种族呢?” “难道他族就不需要使用这一语言,难道他族不能使用这一语言所取名的产品?”

1 min read

随着大马国产威士忌Timah在去年活动国际奖意外后,如今却引发国内多个穆斯林团体的不满,有些甚至批评身为执政党的伊党在朝监管不力。 针对此事,伊斯兰党今日感到不满表明,“某些人”试图将“Timah”威士忌产品与该党联系起来的做法,目的只是要攻击伊党的迫切之举。 当中,伊党署理主席端依布拉欣指出,尽管这其实并不是一件大课题,但是却有一些人因为已经没有资本攻击伊党,进而导致该党沦为“受害者”。 他强调,有关指控旨在玷污伊党的良好声誉,因为伊党的原则就是反对一切形式恶行。 “事实上,反对恶行也并不只是伊党的责任。反之,这是所有穆斯林的责任。” 他指出,那些攻击伊党的人更应该去教育伊斯兰社群远离任何品牌的酒类。 尽管如此,他也强调,非穆斯林饮酒的权利也必须受到考虑。 他直言,“Timah”威士忌的品牌名字与标志确实可能会引起混淆,因此,希望酒厂可以对此进行检讨。 “‘Timah’一词并不是伊斯兰名字,也不是人名。它是一种金属的名称,而更明显的是该酒的商标是一名男子的肖像,因为没有男子的名字会叫Timah。” 也是环境与水务部长的端依布拉欣也表示,这不仅仅是伊党的职责,每个穆斯林都有责任反对不符合教义的事。 他补充,穆斯林社群应该受教导远离酒精饮料,无论是什么品牌。

1 min read

随着沙比里在较早前于国会下议院透露,政府将会在今年4月起开始支付MySejahtera开发商费用后,公账会如今表明反对“从免费变需缴费”。 根据报道,公账会主席黄家和今日指出,该会对于Mysejahtera不再免费的情况表示不能认同。 他表示,从去年3月推出至今1年多以来,民众已习惯了免费使用,更成为了民众的生活最重要的手机软件,而且在未来的日子将会继续成为国家卫生和健康体制的一部分。 因此,他认为政府应该全面接手监管和运作,保障MySejahtera在国家卫生体制中的持续性。 他也表示,政府曾经在去年的国会中保证MySejahtera的个人资料会获得保障,而软件开发是通过开发商的企业社会责任(CSR)开发,根本不花到政府分毫。 “但是,正当首相在国会给予最新答复,即该软件的企业社会责任已经在今年4月完毕后政府将会缴付费用给开发商,这是令人震惊的事情。” “因为从头到尾,政府都是告诉国民软件开发是免费的,一年过去后现在却被告知需要付费。 “而且,一旦这个先例一开,日后惹着私人公司是否就能够以履行企业社会责任之名,绕过政府的正常采购程序,获得政府的合约?” “所以,这完全不符透明化的原则,也是公账会不能接受的。” “因此,在这情况下,政府对于MySejahtera的使用和依赖已经没有U转余地。” “政府需做的就是跟开发商讲一声感谢,然后全面接手MySejahtera的运作,而不是开始付费。” 另一方面,黄家和也透露,公账会未来3个月时间编排已经完成,并将在国会复会的第2周着手完成新冠疫苗采购的最终报告,并估计在11月中提呈国会。 他也表示,在过程中公账会两度传召两任卫生部长凯里、阿汉巴巴、以及卫生总监诺希山,针对疫苗采购价格、疫苗分配等课题进行聆讯。”

1 min read

尽管我国至今没有任何法律可以对付反对接种新冠肺炎疫苗者,但随着卫生部长凯里在较早前放话“不会让他们有好日子过”之后,如今再有反疫苗人士“猖狂”到自揭如何伪造MySejahtera应用程序里的“完成接种”电子证书。 根据一位自称为“拿督”的反疫苗者买家向网媒揭露,一个新冠疫苗完成接种的状态及电子证书只需要价值3000令吉。 根据报道,这项非法活动是透过可以进入MySejahtera的个人售卖,有关人士通过Telegram等社交平台秘密进行。 根据这位没有接种疫苗的“拿督”级商人告知,自己向卫生部的某人支付了3000令吉,以在他的 MySejahtera上注明“完全接种”状态。 “起初,我在Telegram群组中向一个宣称可以修正我的Mysejatera状态的人士支付了1500令吉,但结果证明这是一个骗局。” “然后,我认识了卫生部的一个人,他说他可在获支付3000令吉下办到这回事;我通过银行转账支付给那个人后,这次真的实现了,看起来是真的。” 尽管如此,他表明,自己的MySejahtera状态和疫苗证书,是在他付费的一个月后才更新。 他解释,自己拒绝冠病疫苗的理由是因为,他认为它是国际阴谋的一部分。 目前,该网媒也向武吉阿曼刑事调查部任阿都加里尔哈山,后者也承诺会展开调查。 至于卫生总监诺希山,他在受询时仅说:“去找警察。” 根据报道,我国警方也从8月开始彻查假电子疫苗证书的案件。 上个月,Telegram 流传一个截图宣称可以提供不同类型的假疫苗接种证书,价格为 1500令吉、400令吉或200令吉。 政府是透过允许完全接种疫苗者可享有堂食、入住酒店和度假、跨州和出国旅行的便利来强制接种疫苗。 另一方面,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48岁男子也抨击政府制造威胁。 他说他“目前”不想要任何冠病疫苗,因为目前的疫苗研究仍然有限。 “是政府说疫苗接种并非强制,现在,这个政府又强迫人们接种疫苗。” “他们有脑袋的吗?他们起初说没关系(不是强制性的),而不是说你必须接受它。”...

1 min read

尽管4名叛变马六甲州议员表明愿加入希盟并共同上阵这次的州选,但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今日宣布,该党绝不会再回收这些在去年“喜来登政变”而背叛希盟导致丢失政权的领袖。 根据报道,林冠英今日到马六甲进行一日访问,并在甲州行动党党所与州委进行州选汇报时作出上述宣布。 他指出,随着甲州州选即将展开,而行动党的立场是拒绝变节议员,因此该党已决议绝不接受原任彭加兰峇株州议员诺依占成为今次州选的候选人。 原任彭加兰峇株州议员拿督诺依占在去年还未叛变之前,他前担任过甲州行动党署理主席。 尽管林冠英表明该党拒绝诺依占上阵,但当被询及他们是否也不接受对方在公正党或希盟旗帜下上阵州选,他则不愿继续进一步解释。 至于其他3名变节议员,林冠英也不愿多说,近只强调该党不接受诺依占成为行动党候选人。 此外,他也宣布,该党拒绝诺依占上阵一事将会被带入希盟会议汇报。 他指出,行动党的立场是希望希盟赢下州选,并也会支持希盟甲州主席阿德里作为甲首长。 另一方面,他在记者会上也促请选举委员会与各政党商讨马六甲州选举的防疫标准作业程序(SOP),同时确保不偏袒执政党。 他指出,事发缘故,选委会主席拿督阿都甘尼在公布州选详情时,除了念错投票日期,还道出不符民主选举精神的言论,即完成接种两剂疫苗才能投票,这些错误让他们感到担忧。 “我们希望选委会可以与各政党的代表会面,商讨对各政党都公平的SOP,不然州选举受限于SOP,让州选可顺利进行。” 诺希占曾是巫统党员,随后在2006年加入行动党,并在第14届大选代表行动党拿下彭加兰峇株州席。 但是,他在喜来登政变后选择叛变宣布退出行动党,并成为支持巫统-国盟政府的独立议员。 不过,他在本月初又追随依德利斯,撤回对巫统籍甲州首长苏莱曼的支持。 此外,甲州希盟主席兼甲州诚信党主席阿德里、甲州行动党主席郑国球与其他甲州希盟原任州议员也有出席昨晚的活动。

从政31年,在去年12月3日突然抛震撼弹发表《退师表》宣布将在任期届满后就退出政坛的雪州行政议员邓章钦今日表明,自己之所以会选择急流勇退,皆因行动党已变质进而导致无法再让他在该党发挥更大的作用。 根据网媒报道,邓章钦直言,自己已决议不再参与党务或政治事务,这是基于行动党的环境已不同于他当初入党时期的模样。 根据邓章钦,他在去年曾表明,一旦他的雪州行政议员职位届满,他既不会参加党中央委员会选举,也不参于行动党雪州州委选举,更不会在来届大选寻求连任。 针对,他今日以面包发霉产生不同环境形容目前党内的变迁说明,如今在党内已无法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此外,邓章钦也认为,如今行动党应该由适合的人继续领导。 他说:“(行动党变质)就像一个面包发霉,有不同的阶段,有白色、浅黄、黄、褐、黑 这都是细菌的发展。” “当(面包)细菌来了,之后会被其他细菌侵蚀,产生另一种状况,以后再有其他的细菌来。” “所以,我可能就是在这个细菌发展(的过程),已经进入到我不能适应的环境。” “因为有些事变化得太快,已经不同于我当初入党的时候,我没办法在这发挥更大的影响力。” “这很可能是我局限或认知的问题,已经觉得不适合,所以就由适合的人去做这个工作。” 尽管如此,他也坦承,行动党内的变化没有对错之分,并形容这只是自然界的法则。 “惟在发展的过程中,若环境不适合,就会被淘汰。你不退下来,(之后)给人家挤退下来,也是一样的。” 此外,他也指出,自己目前最想脱离现在的跑道,而政治不再是他的重心。 他表示,脱离政务后的他,不再是为党工作而是为理念工作。 “如今的我脱离了,不再搞党务或政治事,但如果有党同志需要我提供意见,我会提供意见。” 尽管如此,他也强调,如果行动党未来需要他的帮忙的话,只要是他能力范围可以做的,他肯定会义不容辞帮忙。 “但是,我不会参与党的组织工作,因为这已不在我的范围里。” 他也笑言,自己在雪州已不太可能再有太大的突破,如果要更上一层楼,就是出任雪州大臣,但这是不可能的的事。 “能做到这个地步,已经是极限,没有空间再继续,与其把自己困在这里,倒不如脱离这个空间。”...

Copyright © All rights reserved. | Newsphere by AF themes.